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专家建言:刺激政策应充分考虑挤出效应

2016-03-03 04:41:15 来源:金融时报
金融时报 更多文章>>

“如果以高中学历为分水岭,把我国劳动力分成两个部分,一是高中和大专大学文凭人士(即高技能劳工),二是教育程度较低人士(即低技能劳工),我们研究发现了这样一个结果:2009年之前工资的溢价在上升,即高技能劳工工资增长较快;2009年之后高技能劳工工资增长比较缓慢。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拐点?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出现拐点?”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白重恩3月2日在“2016中美央行高端对话”发表演讲时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非补贴行业受到挤压

“工资的技术溢价在2009年出现了一个转折点,几乎和经济刺激方案同时发生,在这前后投资模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所以我认为可能是投资结构变化造成了工资技术溢价的下降。”白重恩认为,政府经济刺激方案产生了较大的挤出效应,让没有享受政府补贴的市场部门的资本成本更高,使得市场部门增长得更慢。

白重恩建议,未来考虑类似的刺激方案时应该注意到挤出效应。他还表示,为提振消费,除制定刺激方案外,也可考虑拿出更多的财政资源来支持社会保险,并将更多的支出向家庭部门转移。

他进一步解释称,2009年以后,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行业得到更多政府补贴,因此获得更多投资,也增大了对低技能劳工的需求,因此低技能劳工工资上涨较快。同时由于这些有补贴的行业消耗了大量资源,包含资本和劳动,所以非补贴行业受到了挤压。结果就是有补贴行业的工资资本较高,即低技能劳工的工资成本较高,对高教育、高技能劳工的工资形成了一种下行压力。

政府补贴应尽量节制

“中国经济面临的长期困扰是如何从粗放型经济转变为集约型经济,同时又伴随了体制性和机制性扭曲的问题,存在一定金融和财政风险。”华夏新供给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这就要求决策层提高供给侧改革的效率。此外在供给侧改革过程中,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仍需合理配合,政府补贴虽然不能完全取消,但是应该尽量节制。

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表示,传统的方式主要是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来刺激经济需求,以此来拉动就业以及其他相关需求。但目前的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较大的转变,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也应相应改变。

如果将社会经济各行业分为受补贴的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和非补贴行业,银行会为其提供资本,但其中有一个扭曲的因素,即银行会给受补贴行业较低的利率,以此作为一种政策工具。白重恩表示,刺激政策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当政府补贴提高时,受补贴的行业将会占有更多的资本,市场的利率也就是非补贴行业的利率也会随之上升。这样一来,非补贴行业也就只能相应地支付更多利息。

白重恩表示,近年来投资回报率在下降,但是实际利率却在上升,所以这其实是一个结构性问题。

“作为银行行长,我希望有更多的实体经济客户、更多的市场部门客户,但是我们基层行的资源还是更多地投向了基建部门,这不仅牵涉到供给侧改革的问题,也涉及到金融体制和金融机制改革的问题。”刘晓春表示。

刘晓春认为,一方面,政府补贴和扶持的目的应该是要激活商品部门,而不仅仅是提供补贴,需要寻找新的传导机制将补贴更有效地转化为生产动力;另一方面,从银行的角度来讲,也需要考虑通过何种机制让银行把资源投向市场部门或商品部门。

“这不仅关乎利率,也不能仅靠行政命令,而是需要更好的关于资产的收益、安全、评价,使银行更有动力把资源投向市场部门,使得整个经济能够更加顺畅地运转起来。”刘晓春表示。

财政补贴应

更多向家庭部门转移

另外,白重恩也表示,2008年以来一些经济指标确实出现了改善,劳动力比重和消费比重近年来有所上升,家庭可支配收入占国内收入的比重也在上升。对于改善背后的原因,白重恩认为,劳动力比重的上升是经济刺激方案造成的,而劳动力市场的改善也是家庭可支配收入增长的原因,这些积极的改善是高成本的政策带来的结果。

那么如果刺激方案一旦停止,劳动力比重还会继续改善吗?家庭可支配收入还能继续上升吗?白重恩表示,这还是一个结构性问题。

“为了提高家庭可支配收入、提振消费,我们应该考虑其他的一些方案。”白重恩表示,可以拿出更多的财政资源来支持社会保险,并将更多的支出向家庭部门转移。

财富因子计划

更多>>

上证指数 最新: 3253.43 涨跌幅: 0.06%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