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澳新银行为何急着卖上海农商行

2017-01-09 09:01:27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澳新银行为何急着卖上海农商行)

邀请好友送豪礼!185元红包等你拿! 基金商城1折起购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监管机构纷纷要求银行增加准备金、提高资本比率,以应对潜在的经济冲击

澳新银行原CEO比较倾向于推动澳新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发展,而新的CEO更注重在澳洲本土的发展

1月3日,澳新银行宣布出售所持上海农商行20%股权,这是继德银、花旗先后出售所持华夏银行(行情600015,买入)、广发银行股权后,又一起外资银行抛售中资银行股权案。

两个月前,澳新银行刚刚将其新加坡、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零售及私人银行业务出售给新加坡星展银行。下一步,澳新银行的举动很可能是剥离天津银行(港股01578)12%的股权。

上海农商银行新闻发言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以澳新银行的信息披露为准,需要走相应流程并等待监管部门的最终审核。

“外资银行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收获了中资银行发展最快的‘黄金十年’,有很好的投资回报,此时纷纷选择退出可以说是合情合理。”一位外资银行高管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而对于遭遇股东更换的中资银行来说,也不会产生多少实质的影响。”

受监管要求所迫

澳新银行宣布,已经与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Shanghai Sino-Poland达成股权转让协议。根据该协议,中国远洋海运集团和Shanghai Sino-Poland将分别购得澳新银行所持有的上海农商银行10%的股权,总交易价格约为18.38亿澳元(约合人民币91.90亿元)。每股交易价格约等于截至2015年12月底上海农商银行账面每股净资产的1.1倍。该交易案预计提升澳新银行的APRA(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普通股权一级资本充足率约40个基点。该交易案于2016年12月31日达成协议,取决于惯例交割条件和监管部门的批准,有望于2017年年中完成。

入股上海农商行近十年,澳新银行预估将获得13亿澳元的股权投资收益(总交易价格18.38亿澳元+历年股息1.78亿澳元-历年总投资5.68亿澳元-预计交易费用及税费1.45亿澳元)。

其实,不仅是澳新银行,几乎每一家入股中资银行的外资银行在出清手头的股权后都拿到了相当不错的投资回报。而上海农商行是一家正在筹备上市的银行,如果澳新银行继续持有上海农商行的股权,或者在其上市后再出售股权的话,很可能将获得更高的收益。

那么,澳新银行为何此时选择出清?

对此,澳新银行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的确看好上海农商行的发展前景,而出售农商行的股份主要是因为集团战略的调整。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监管机构纷纷要求银行增加准备金、提高资本比率,以应对潜在的经济冲击。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表示,2016年初,澳洲联邦银行、西太平洋(行情601099,买入)银行、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和澳新银行等四家银行必须将准备金从7%提高至8%。而且,增加的准备金应该来自银行的一级资本。银行对于非控股股权投资需要持有与其价值相等(100%)的资本(相对的,对于贷款所要求持有的资本仅相当于贷款价值的20%至50%)。这意味着类似上海农商银行这样的非控股股权投资,资本效率要远低于2008年之前的状况。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西方银行出售或减少中资银行股份的原因。

因集团战略调整

据记者采访了解到,虽然当初一些外资银行入股中资行多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进驻,但是实际扮演的是财务投资者的角色。“有些外资行与中资行的磨合并不顺利,到最后就干脆只停留在浮于表面的简单合作上。”上述外资行高管表示。

不过,一位原澳新银行派驻上海农商行的顾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澳新银行与上海农商行的合作非常顺利,对农商行来说他们不仅是引资,也是引智。如果不是出于APRA的监管压力,澳新银行应该不会出售上海农商行的股权。毕竟从我此前得到的信息都是,澳新对农商行是有长期持有的规划的。”

据该顾问透露,在澳新银行与上海农商行合作最鼎盛的时期,澳新派驻在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就有20人左右,涵盖了风控、零售、电子银行、中小企业、国际贸易、信息技术等各个业务领域,每个领域配置了一名顾问、一名顾问助手以及一两个提供支持的人员。

“澳新只占农商行20%的股权,因此没有管理权,但是双方以项目制的形式展开合作。澳新银行将自己的智库、经验、技术以及资源分享给农商行,缩短了农商行学习的过程。而且双方之间的合作成效是受到上海银监局的肯定的。”该顾问进一步指出,“而农商行在澳新银行法人化的过程中给予了很大帮助,包括与本地监管机构的沟通等方面。另外,农商行也将自己有到澳洲留学、移民需求的客户都介绍到了澳新银行。”

除了受到来自APRA的监管压力之外,上述顾问认为,澳新集团换将也可能是澳新退出上海农商行的一大原因。2016年1月1日,澳新银行首席财务官Shayne Elliott正式接任首席执行官职务,集团战略有所调整。

“澳新银行原CEO比较倾向于推动澳新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发展,而新的CEO更注重在澳洲本土的发展,过去两年澳新银行在本土市场的份额有所下降,这也可能触发了澳新更多地关注本土市场,适当地放弃部分海外业务。”上述顾问表示。

下一个或抛天津银行

除了上海农商行,澳新银行目前还持有天津银行12%的股权。因此,外界都在猜测,澳新下一步是否会出售天津银行的股权。

对此,澳新银行这样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虽然我们早前已经确认会出售在亚洲的非控股股权投资,但也曾表示过,因为与上海农商银行及天津银行建立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伙伴关系,出售股份的过程是比较复杂的,受多种因素影响,因此我行的态度是比较审慎的。天津银行去年在港交所上市后,作为股东,澳新银行在其上市后的12个月内不能出售所持有的股份。”

尽管没有直接回答是否会出售天津银行的股权,但是基本可以解读为在12个月的禁售期过后,澳新银行有可能会出售天津银行股权。上述顾问认为:“如果澳新银行一直受到来自APRA的压力的话,应该会在禁售期后出售天津银行的股份。”

在该顾问看来,相较于天津银行,从战略性的角度而言,上海农商行对澳新银行的重要性要高于天津银行,而且双方在合作上也更加顺利和深入。

目前,汇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等几家外资银行仍持有中资银行股权。交通银行(行情601328,买入)(港股03328)2016年三季报显示,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占股18.7%,为第三大股东;南京银行(行情601009,买入)2016年三季报显示,法国巴黎银行、法国巴黎银行(QFII)分别占股14.87%、3.98%,位列南京银行第一、四大股东。

财富因子计划

更多>>

上证指数 最新: 3253.43 涨跌幅: 0.06%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