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互联网电视的中场战事:冯鑫手握“钥匙”解锁暴风

2017-05-19 18:44:36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互联网电视的中场战事:冯鑫手握“钥匙”解锁暴风)

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5月10日下午2点,冯鑫穿着那套常见的T恤和牛仔裤出现在北京召开的暴风TV新品发布会上。他就像一位超级明星一样,在媒体记者和观众的掌声中登场发表演讲——这有点像是回到最初暴风科技登陆A股的那个瞬间,那一次他和暴风创造了资本市场上一个又一个神话。

这是冯鑫继3月底在投资者业绩交流会后的再次亮相。当时,他在会上表示,暴风体育在尝试模仿今日头条全面拥抱信息流后,用户的打开点击率增加了5倍以上,用户留存率从20%上升至40%多。于是,他透露暴风的三大品牌全部将会强烈拥抱信息流,其中暴风TV将在5月迎来一次重大升级。

如今5月如期而至,冯鑫也带来了暴风TV的新品X5 ECHO。这款搭载了科大讯飞语音技术的产品,将成为暴风TV摆脱亏损,走向盈利的起点。按照冯鑫此前的说法,暴风TV有望在明年上半年前实现单个用户盈利,此后再需要6到12个月时间,完成暴风TV的全面盈利。

在讲求快速迭代的互联网行业,每一次新品发布的背后,必然伴随着激烈的竞争和博弈。在暴风X5 ECHO发布前,乐视、小米和微鲸都已植入了人工智能技术,而且同样是主打语音控制技术——这个行业的竞争,早已从低价硬件、烧钱买版权延伸至人工智能方向。

但冯鑫并不介意自己是后来者,他一直认为入场时间的先后并非是最重要的因素,关键是谁能抓住机会打造自身的壁垒。他预期,越来越多的传统电视厂商也将加入到人工智能的大潮中,暴风需要做的是探讨下一步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并将其变成暴风的壁垒。

在彩电销售行业遇冷时期,拥抱人工智能等黑科技成为互联网电视品牌的出路之一,尤其是去年上游供应链面板价格持续走高,如何让ARPU获得更高的增长空间将成为重要命题。

资本市场的耐性有限,这导致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暴风的股价一路走低。冯鑫所寄望的是,投资者能再给暴风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让这些已经全面布局的模块一一生根发芽。在暴风TV乃至暴风集团全面进入盈利爆发期前,资本市场还会否给冯鑫一个机会?

争夺“钥匙”

在此次新品发布会上,冯鑫以互联网下半场的竞争为话题,引出了暴风TV拥抱人工智能的原因: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由于每个用户在互联网上的使用时间总是有限的,以至于任何一个互联网应用的崛起,都意味着从其他所有应用的口中夺食。

“换句话说,任何一个互联网应用的对手都是微信。如果你的时间占用了,一定是别人的APP占住了。这么大的行业突然挤到很小的一锅粥里,这是互联网下半场真正残酷的事情。”冯鑫表示。

冯鑫将解决互联网下半场竞争的希望寄托在人工智能上。他将AI比喻为一把幸运的“钥匙”,能提升管理效率和商业价值。“每一个互联网应用的公司都应该考虑把自己的引擎换成AI引擎,供给效率在用户端口是10倍和100倍,在商业口差不多有10倍。如果合起来这家公司的实力可能是100倍效率提升。”

事实上,在暴风之前,乐视、小米和微鲸等主要竞争对手都已经在电视产品中加入了AI元素,尤其是语音控制技术方面,这些互联网电视品牌无疑都在向亚马逊的智能硬件Echo学习。

语音控制技术应用在电视上,最明显的优势是进一步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以智能音响为入口的Echo也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语音应用产品。根据eMarketer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美国语音助手市场中,Amazon Echo的市场份额达到70.6%,GOOGle Home则只有23.8%。

除了免遥控外,信息流是人工智能的另外一个重要部分。与今日头条相似的是,植入人工智能后的暴风TV将利用长尾效应,保证每次开机都是新鲜的内容,满足用户的好奇心。基于海量内容和人工智能基础算法提供个性化服务,暴风TV希望以此锁定更多的用户。

人工智能应用在互联网电视上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背后是互联网品牌和传统厂商的路线之争。在传统电视厂商也在向互联网转型之际,乐视、小米、暴风等厂商也需要继续在这条赛道上保持先发优势。

“在互联网电视机、智能电视机里有三个最主要的方向:提升效率、真正提供给用户有价值的新的娱乐服务、交互。”冯鑫的这番表态,无疑是试图以人工智能技术提升暴风TV的内在价值。

但归根到底,人工智能的发挥取决于产品本身。技术的提升可以增加用户的使用时长,但内容才是产品最重要的基础,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分发技术仍离不开内容的丰富性。

盈利模型

对于暴风整个生态系统而言,电视绝对是最重要的内容出口之一,冯鑫曾表示“暴风影音、暴风TV、暴风魔镜这三个模块有闪失,那暴风就有闪失”。在这三个模块中,暴风影音的月活跃用户超过2亿,而暴风TV去年的销量超过80万,暴风魔镜的月活跃用户也接近200万,这一矩阵中电视是最接近盈利的项目。

几乎在每一个公开场合或接受采访时,冯鑫都向外界展现这一盈利模型的可行性:一方面暴风TV的获客成本正在从400元的高位向下运行,另一方面则是ARPU稳步超过300元的临界点——这两条线交叉过后,就意味着暴风TV将实现收支平衡。

不过,这也是所有互联网电视厂商所实践的同一方向,前期以不盈利甚至亏本的硬件补贴抢占入口,从而在用户付费上存在盈利空间。“硬件利润所有厂商加起来也就40亿。但服务的商业利润是20倍以上。”暴风TV CEO刘耀平表示,未来竞争的分界点在于互联网电视提供的服务。

目前,互联网电视的用户付费主要来自内容收费、TV广告营销以及TV渠道等,其中内容付费是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但用户规模无法达到一定量级前,庞大的版权费用摊销则无从谈起。目前暴风TV的内容主要来源于暴风、爱奇艺、奥飞等全网内容,而奥飞是暴风TV的股东之一,在这一方面或许能减轻版权成本。

排除版权因素,去年互联网电视厂商的营收情况良好,但净利润方面却受困于硬件和营销成本的上升,像乐视、暴风这样的厂商都未能摆脱低价硬件的怪圈——尽管ARPU仍有提升的空间,但供应链的价格波动让互联网电视厂商陷入被动状态。

据市场研究机构HIS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彩电市场销量约5203万台,同比提升7.4%,但零售额规模同比下降6.2%至1540亿元。从数据来看,中国彩电市场的销量呈现出增长趋势,但总的销售额却呈现出了一定的下滑,这种增量不增收的情况反映出去年彩电行业总体的低迷。

在可以预期的时间内,互联网电视厂商的价格战将持续数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在各自硬件优势并不占优的情况下,依靠内容和服务驱动仍然是互联网电视唯一的路径。而人工智能,是否是解开互联网电视盈利难题的关键,还需要交给用户和市场来决定。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378.65 涨跌幅: 0.25%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