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卡位核酸检测试剂 圣湘生物火速闯关科创板

2020-03-10 02:18:46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卡位核酸检测试剂 圣湘生物火速闯关科创板)

时代周报记者 戚展宁 发自广州

“自主研发的400万人份核酸检测试剂已经发往国内外抗疫一线。” 圣湘生物在招股书中如是强调其在新冠疫情防控中的贡献。

3月4日,圣湘生物在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募股获上交所受理。这是继东方生物(688298.SH)后第二家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的企业闯关科创板。

受前股东李迟康拖累,圣湘生物在2013-2019年曾背负2.27亿元的债务,2017年还出现1000多万元的亏损,但上市前债务问题已经解决。

3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圣湘生物,董秘办人士称“近期不便接受采访”。

2020年2月,上海市政府和上交所分别出台文件,鼓励与疫情相关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3月7日,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企业在疫情期间能成功IPO肯定是好事,毕竟能拿到资金。但如果不能挺过疫情的影响,也说明公司抗风险能力不强。在任何时候,IPO都不是雪中送炭的帮助。”

疫情期间营收或暴增

圣湘生物是一家以自主创新基因技术为核心,集诊断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 销售,以及第三方医学检验服务于一体的体外诊断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招股书显示,圣湘生物拟募资5.57亿元,其中3.5亿元将用于精准智能分子诊断系统生产基地项目。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病毒的检测就是防控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隔离和治疗的先决条件。圣湘生物在招股书强调,在2020年新冠肺炎防控工作中,公司系国内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产品最早获批上市的6家企业之一。

除了圣湘生物以外,最早获批的核酸检测试剂分别出自上海之江生物、捷诺生物、武汉华大生物,以及广州达安基因(002030.SZ),其中武汉华大生物为华大基因(300676.SZ)的全资子公司。随后,万孚生物(300482.SZ)的抗体检测试剂、迈克生物(300463.SZ)的核酸检测试剂亦先后过审。

截至2月29日,圣湘生物的核酸检测试剂已经发货400万人份。这仅是3月前的销量,3月以后疫情虽有缓和,但核酸检测试剂的需求仍然旺盛。

3月8日,上海某医院的一位医生告诉记者,目前核酸检测试剂仍然供不应求。

3月6日,广东的体外诊断企业人士林采(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暴发初期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的单价平均达到50元/人份,部分甚至高达60元,由卫健委统一采购的话价格可以略降。

根据招股书,圣湘生物现有的核酸检测试剂产品2019年单价为15.6元,毛利率为82.19%。据此计算,疫情期间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的销量暴增或将给圣湘生物带来6240万-2亿元的收入,以及5128万-1.6亿元的毛利。

以核酸检测试剂为代表的体外诊断产品,本就是圣湘生物的主业。最近三年,检测试剂产品的营业收入占比逐渐提升,从2017年的57.96%增长至2019年的70.17%,成为圣湘生物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而2019年仪器产品贡献的营收仅占19.94%。

虽然核酸检测在新冠肺炎抗疫初期对患者诊治、疑似病例排查、传染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围绕这种方法学的争议一直存在。

林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由于核酸检测采样时通常采集的是鼻黏膜、口腔黏膜的样本,上面的病毒量在不同时期差异较大,而且对实验室的卫生等级要求较高,目前的检出率仅有抗体检测的一半,单位价格也远高于抗体检测。

上市前清理2.27亿债务

成军12年的圣湘生物是“海归科学家”创业的典型样板。

创始人兼公司董事长戴立忠是湖南宁乡人,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于1993年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而后成为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2000年以后,戴立忠在美国圣地亚哥的Gen-Probe工作了8年,该公司是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的创始公司之一。

2008年,戴立忠回国创立圣湘生物。创业初期,圣湘生物的大股东是泓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湘生物”),戴立忠出资比例仅为40%。但后来,这段合作并不愉快。

泓湘生物的实控人、曾经的长沙市人大代表李迟康在2013年涉及博雅眼科医院的非法集资案,之后神秘失踪。圣湘生物的招股书显示,李迟康曾向交通银行等多方借款1.34亿元,圣湘生物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需承担1.17亿元债务。

而李迟康私刻圣湘生物印章、伪造戴立忠签名,又以圣湘生物的名义跟长安信托签订了1.1亿元的信托贷款合同。

上述共计2.27亿元的债务无疑给泓湘生物造成巨大困扰,“导致公司土地、房产、存款等多项资产被扣押、查封或冻结,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数年官司,几番辗转,这块“硬骨头”最终还是由戴立忠和圣湘生物原来的股东“啃下”,由全体股东按持股比例共同承担。2017年,公司计提戴立忠等股东应收款项5560万元,应收利息604.19万元。2018年和2019年,戴立忠等股东还清债权转让款和利息,才将这笔债务解决。

截至目前,戴立忠直接持有圣湘生物35.14%股份,间接控制公司 9.76%股份。

2017年,公司净利润出现1065万元的亏损,但在2018年扭亏,为676万元,又在2019年增长483%至3948万元。2017-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2亿元、3.0亿元和3.7亿元。

戴立忠的朋友圈为圣湘生物带来不小的资本支持。

目前,持有圣湘生物8.5%股份的第三大股东朱锦伟曾在涌金集团任职,有媒体称其与“涌金系”创始人魏东关系密切;持股1.69%的陈邦是上市公司爱尔眼科(300015.SZ)董事长;曾经的湖南首富、尔康制药董事长帅放文也出现在圣湘生物的历史股东名单中。

2019年12月26日,圣湘生物接受上市辅导,不到2个月即完成,并火速提交科创板申请。

2月16日,上交所称,支持鼓励与疫情防控相关的科技创新企业在科创板上市,相关企业申请材料齐备的即报即受理,组织熟悉生物医药行业的专业审核人员集中攻关、快速审核。

王骥跃认为,科创板IPO审核的速度虽会有所提高,但依然有限。

“最大的限制在审计环节,大多数公司年报审计无法完成,所以上市公司数量不会显著增加。而且为了保证质量,问询还是要完成,只会有个别公司能提前完成。”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