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首页 - 财经 - 互联网金融 - 热点关注 - 正文

二维码技术巨鳄意锐隐潜15年 “小白盒”成就细分龙头

2017-05-22 14:53:47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 更多文章>>

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22日讯(记者 魏京婷 特约撰稿 张滨西)忽如一夜春风来,满城尽带二维码。过去的几年里,微信、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大展拳脚,让“扫一扫”成了全民运动。不过,很多人不知道,在这场支付革命的幕后,一家叫做北京意锐新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锐”)的企业是微信、支付宝的座上宾,也正是那个与消费者“亲密接触”最多的二维码支付服务提供商。 

对于大众,二维码仍属新生事物。对于意锐创始人王越,他已经与二维码“朝夕相处”15年了。在王越的创业生涯里,那些黑白相间的几何图形在方寸之间疏密排列,变幻莫测,像是一把骰子被随手撒进牌桌,这些骰子注定了他起起落落、充满变数的创业命运,也最终成就了他不可动摇的今天。 

年少成名 

二维码支付已经“登堂入室”。 

从去年开始,在好利来、真功夫、711、朝阳大悦城、翠微百货、周黑鸭等地,一种自助式的二维码支付设备悄然登场。这种产品直接接在收银台上,用户自己将手机付款码在上面轻轻一扫就完成了支付行为,行云流水之间,收银效率大为提高。 

这就是意锐研发的“小白盒”(派派小盒)。 

实际上,“小白盒”的雏形早在2008年就已被王越开发出来,还早于Square的盒子刷卡器。 

王越对于技术的前瞻性岂止是快人一步。 

2001年,25岁的王越在日本一家软件公司担任技术总监。他由医院看护系统的二维码腕带,萌生了破解手机识读二维码技术瓶颈的设想。在他看来,手机二维码会让人与物、物与物的信息流一下子通畅起来,而二维码技术也必将广泛应用于各种场景。 

2001年底,王越萌生了通过二维码技术创业的想法,并在日本广泛接触投资人。机缘巧合,王越被介绍到中关村驻东京办事处组织的归国创业访问团里,一同回国参观中关村。王越回忆,当时的上地产业园尚处建设初期,但政府的诚意与纷至沓来的回国创业大军让他眼前一亮:祖国才是他要大展宏图的地方。 

王越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中关村领导,时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副主任的夏颖奇和留学人员创业服务总部主任初军威对他说:“胆子再大一些,我们来帮你”。这些鼓励让王越最终坚定了回国创业的念头。虽然王越不是留学生无法享受相应的待遇,但特殊人才特殊对待,中关村驻东京办事处特地为王越写了推荐信,中关村管委会也破格给予了支持。 

2002年7月,深受鼓励的王越创立了意锐,这是中国首家专攻手机二维码技术的公司,专注于核心技术二维码识读引擎软件的研发。满心抱负的王越奋发图强,一心要让中国技术在世界舞台扬眉吐气。 

2006年,在王越和团队的不懈努力下,意锐的二维码识读引擎软件迅速发展到第三代,趋于成熟,也完成了两项重要成就。 

第一是开发了中国的二维码新码制——汉信码。这一码制是我国国家标准,且于2015年荣列ISO国际标准;第二,意锐全程制定了中国移动手机条码条码二维码应用规范。 

彼时,中国移动说:“我们从来没跟这么小的公司合作过,但你们却是二维码行业内最大的了。”虽然公司不过二十几人,但当时的意锐已是亚洲最大的二维码团队了。 

春风得意马蹄疾。2007年,意锐获得了美元风险投资机构的青睐,完成了首轮200万美金的融资。 

喜剧英雄

意锐创始人王越 

虽然年少成名,但战略的超前与市场的慢热让意锐看不到盈利前景。2008年,蜜月期戛然而止,投资人没有继续投资,并撂下狠话:“不会没投你钱活了五年,投你钱只能活一年吧”。 

从2008年到2013年,王越的公司苦苦挣扎在生死线上。他试过做工业硬件上的二维码,也帮耐克、美特斯邦威、麦当劳做一些小型活动方案。这些事都和二维码有关,但既不能实现可观的收益,又不能突破二维码市场的瓶颈。 

“创业的坑我都踩过”,王越说。最难的时候,意锐的现金流吃紧,王越四处借钱给员工发薪水。最让王越痛心的是,那个辛苦培育的,让他心想事成的团队也慢慢流失了。“我已经分不清创业是帮兄弟还是害兄弟了”,王越说。 

2013年,王越似乎看到了转机。这一年,少部分金融公司开始关注二维码在支付方面的应用。在为这类客户服务的过程中,王越开始深入研究传统金融行业。 

为了把行业吃透,王越带领团队一头扎进北京金融街,帮客户做技术方案、做展会、做APP应用,还潜心研发了不可复制的二维码技术——金融安全级的动态二维码支付技术。但是,当时并没有可供应用的支付场景。为了验证公司在二维码支付的可靠性,意锐在当年的GMIC和MAC world两个国际展会成功做了签到和微信大屏互动,现场人流如织,交口称赞,王越从中看到了二维码支付的未来。 

然而,即便经过整整一年的辛苦突围,意锐在2014年仍不见起色。团队流失、盈利困难、希望渺茫……噩梦依然挥之不去。他不停地思考,这些年意锐有前瞻的战略方向,也曾成功融资,队伍也是百里挑一,那今天的局面因何而起呢?王越突然绝望地意识到,自己才是扼杀公司发展的凶手。 

陷入极度迷茫的王越甚至想结束掉公司,但机缘巧合,好友安排他去上海上课,他也想借此机会静一静。经过一年的思考与调整,王越恍然大悟:“那泥泞的五年,让我明白了哀兵必败的道理。我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悲情英雄”。一直以来,技术上的前瞻性让王越看到了二维码的发展潜力,但慢热的市场让他尝到了“独孤求败”式的寂寞与悲凉。 

王越说:“创业应该是喜剧,我得学会和困难和平共处”。 

既然自己对二维码支付技术的未来早就胸有成竹,那为何不去抓住先机呢? 

王越做了一个重要决定:意锐要“all in”二维码支付领域。 

2015年,浴火重生。意锐重新组建团队、梳理业务、全力出击,在电影院市场一举拿下超过70%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多的二维码支付服务商慕名而来采购“小白盒”。 

2016年,春雷乍响。支付清算协会向支付机构下发《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征求意见稿)。这是央行在2014年叫停二维码支付以后首次承认二维码支付地位。 

目前,意锐“小白盒”在国内手机二维码支付领域占有率已达60%。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报告则显示,2016年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规模达到2.9万亿美元,中国的移动支付正在改变世界。 

“与交子、信用卡一样,二维码支付是要被写进历史的,这是全人类文明的一部分”,在王越看来,他的喜剧正越演越大:“我要把中国的土特产(二维码支付)卖到世界去”。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247.68 涨跌幅: 0.12%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