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中美贸易胶着时刻 下一步谈还是打

2018-04-02 03:39:44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中美贸易胶着时刻 下一步谈还是打)

3月28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接受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采访时表示,美国对华加征关税产品清单的公示天数将从30天延长至60天,征税清单主要包括高科技商品。

虽然这一表态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在6月前不会对中国相关产品征收关税,有关“301调查”的猜测、推想、讨论的热度依然如同北京的气温一般持续升高。

同一天,世界贸易组织在回应经济观察报相关提问的邮件中,重申了其总干事阿泽维多的声明。阿泽维多认为,在共同框架之外采取单边行动只会极大增加冲突升级的危险,而这样的冲突不仅不会产生赢家,还会迅速动摇贸易体系稳定性。

北京正在做好两手准备,以应对可能的情形。3月29日,“沉默”了六周的商务部例行发布会终于再次召开,发言人高峰共回答了8个中美贸易相关问题。在中美谈判问题上,高峰表示,中方谈判磋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并强调,“中方不会接受在单方胁迫下展开任何的磋商”;在针对美方“301”的反制清单问题上,高峰明确表示,“我们不排除任何的选项”,将会采取一切适当措施,坚决扞卫自身的合法权益。

双方相互施压之余,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开始剖析特朗普政府的真实目的,并试图开出一剂药方。

3月29日,在北大国发院举办的“中美贸易摩擦新进展与应对策略”主题讲座上,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毅夫指出,中国要根据自己的步伐进行必要改革和必要开放;同时也要采取一些关税上的反制措施,并在WTO框架下进行抗诉。

矛头

301调查源自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这一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包括撤销贸易优惠、征收报复性关税等。

3月23日,特朗普宣布“301调查”结果时共提出了三项措施:对中国入美商品大规模提高关税,税率高达25%;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在WTO就中方歧视性的技术许可做法提起诉讼。

尤其是特朗普放话对从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使得市场担忧成片。但在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看来,这种担忧不够理智。他认为,考虑到中国现在每年出口的总贸易体量,600亿美元仅占中国整个出口的很小一部分;此外,并不是说这些钱“全都泡汤”,而是对此缴纳关税。

据商务部数据,2017年,中国的对外贸易货物贸易总额超过了4.1万亿美元,其中对美货物进出口超过5800亿美元,占到我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4.1%。经济观察报计算得出,600亿美元相当于总体量的1.5%,在对美货物总量里占比10%。“特朗普看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大国的影响力。”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则认为,贸易赤字不是特朗普改变贸易政策的唯一原因,特朗普关税的目标主要是高科技产业,这已经超越了贸易本身。

莱特希泽在3月28日的发言印证了上述观点。美国的征税清单主要包括高科技商品。这些商品将根据计算机算法算出,在最大化打击中国出口商的同时将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最小化。依据“美国对华301调查报告”,美方拟对未来中国出口美国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等数个领域进行制裁,这些领域与“中国制造2025”计划所列的十大领域完全吻合。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指出,最关键的是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的限制。并购是提升技术实力最方便的途径,如果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是在美国具有比较优势的那些产品(如科技类)上发生的,中国的生产就会替代美国,美国会因此受损。

据商务部数据,中国的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200亿美元,其中对美投资78亿美元,占到总额的6.5%。

有此焦虑的并不仅是特朗普。德国是欧洲首个收紧他国公司收购本国资产规定的国家,以限制中国国企或受政府扶持企业收购欧洲重要资产。中国美的公司收购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曾在德国引发空前关切,担心中国接触过多的关键技术。而中国化工集团收购农药、种子行业领头羊——瑞士先正达公司后,欧洲在逐渐收紧他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口子。

姚洋预测:“美国和欧洲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可能性。”

谈判

靴子究竟何时落下?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3月28日表示,美国对华加征关税产品清单的公示天数延长至60天,之后美国将决定最后的征税清单和实施日期。

结果如何还未可知。“在外交界,最后期限都不成问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峰说,此后还需经过一个过渡期才能正式实施关税制裁,“最快两个多月,最迟半年多甚至更长也不违反(美国法律)”。

依据《美国法典-海关关税卷》第2415条,“在特殊情况下实施制裁措施可以延后最长不超过180天”,其中的特殊情况包括“申请方主动要求延迟”以及“或贸易代表认为延迟实施有助于维护美国的权利或得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等;此外,第2415条还规定了,“所有进展都取决于总统本人是否有特别指示”——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改变主意,整个流程都可改变。

卢峰指出,“现在仍有可能避免贸易战。”中国历史上曾经历过五次301调查,包括90年代的四次和入世后的一次,涉及IP、市场准入、产业政策等争议性问题,美方多次推出加征关税清单,中方也多次提出报复清单,谈判截止时间曾多次推延,但五次最终都达成了协议。

卢峰认为,“施压谈判给中国带来短期调整压力,同时客观上推动向开放市场经济体制转型。”

实际上,当莱特希泽被问及中美双方是否可能通过谈判来避免关税冲突时,他表示:“我认为这存在希望”。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对此事做出积极回应,但他同时表示,谈判是有原则的,“首先必须放弃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谈判必须是平等的,“中方不会接受在单方胁迫下展开任何的磋商”;谈判也应该是建设性的、平衡的,需要双方共同努力。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认为,“在美国,绝大多数美国的精英并不反对特朗普的目的,只是对特朗普手段不认同。”

姚洋指出:“具有全球抱负的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应该有一个更加开放的姿态。”贸易战不是特朗普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整个美国精英群体的对华政策,如果因为一时意气而打乱了国内改革的步骤,中国将落入美国人的圈套,后果得不偿失。

假使美国采取了限制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措施,中国路在何方?林毅夫指出,除了美国外,欧洲、韩国都是可能的技术来源。“我们可以在某些领域更开放一点,我们也可以对某些国家开放,那么这样就有利于按照我们自己的需要来进行这个技术的获得、技术的创新、产业的申请。”林毅夫认为,中国要根据自己的步伐进行必要改革和必要开放;同时也要采取一些关税上的反制措施,并在WTO框架下进行抗诉。

3月28日,WTO在回应经济观察报相关提问的邮件中,重申了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的声明。阿泽维多认为,在共同框架之外采取单边行动只会极大增加冲突升级的危险,而这样的冲突不仅不会产生赢家,还会迅速动摇贸易体系稳定性。

1974年至今,美国发起了125起301调查。根据WTO裁定和美国承诺,美国不能通过“301调查”单边认定其他成员做法是否违反世贸规则,在处理涉及世贸协定的事项时,美国须依据世贸规则和争端解决机构(DSB)的最终裁决。

“美国此次罔顾其国际承诺,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3月26日,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张向晨大使在WTO货物贸易理事会上就美国301调查发言表示,长期以来,美国基于保护国内产业的需要,动辄对其他成员的经贸政策发起单边调查,实施提高关税、限制投资等报复和制裁措施。张向晨呼吁道,必须齐心协力阻止301死灰复燃,并重新把它关进WTO规则的笼子里。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2889.76 涨跌幅: 0.49%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