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银行备战债转股 三类贷款先考虑

2016-08-24 11:13:30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海证券报 更多文章>>

近期密集传出的消息似乎正预示着,时隔17年之后,新一轮大规模的债转股渐行渐近。

根据媒体报道,国开行一位高管称,首批债转股的规模已经确定为1万亿元,预计将在三年甚至更短时间内化解商业银行的潜在不良资产。在此之前,个别银行、企业已经完成或推出了债转股方案。

“最近消息比较多,我们也开始研究债转股的事情,个别企业已经在谈,现在没有正式文件下来,所以没有正式开始行动。”关于首批债转股的规模已经确定的消息,华南某知名银行中高层人士5日如是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部分银行的想法是,希望能在朝阳产业或存在发展空间的行业中,选择有核心资产、能被资本市场认可的企业,与投行联手,通过资产重组等方式,对关注、可疑、次级三类贷款进行债转股。

“方式是多样的,但由政府包揽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关键是要放松管制,让银行自己去摸索出不同的模式来。”有业内人士告诉本报,债转股虽然存在市场风险,但在合适的时机,银行仍可获得较多资本溢价。

考虑和投行合作

3月16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答记者问时表示,企业债务率高是老问题了,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而且也可以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来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同日,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亦称,不良债权转股正在研究当中。

对于商业银行债转股的推进情况,建设银行行长王祖继在近日的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针对去产能来讲,债转股政策也在研究过程中,目前政策还没有细化到银行层面。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此前也称,不良贷款的处理上有非常多的方式,债转股也是解决不良资产的方法之一。

尽管相关文件尚未下发,但不少商业银行已经开始积极备战。

“我们行也在研究债转股的事情。”4月5日,上述华南银行中高层人士对本报称,如果监管层正式推动债转股,该行可能会选择部分不良债权做试点,看看效果再说。

随着消息不断传出,债转股近日已成市场焦点。3月31日,民生银行年报披露,该行持有长航油运、长航凤凰、二重集团、中国秦发及微商银行五家上市公司股权。

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战略研究室负责人杨驰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民生银行持股上市公司的情况,就是常见的抵押贷款形式,企业向银行贷款,将股权、房产、设备等资产作为抵押物转到银行名下,一旦发生不良,抵押物将被迫作为不良资产来处置。

一位国有大行从事不良资产处置业务的人士对本报称,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债转股,属于银行被动持有企业股权。这不仅发生在民生银行,很多银行均采取了这种处置方式。

尽管银行目前主要处于被动状态,但数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均告诉本报,随着未来业务量增加,商业银行可能会考虑和投行合作。

“我们也和好几家银行聊过,大家的想法是一样的,都在考虑要不要拉投行进来,而且思路也比较成熟了。”某券商人士告诉本报,银行的计划是,根据贷款分类,选择符合标准的企业,对可疑、次级类贷款进行部分债转股。此外,部分关注类贷款可能也会债转股。

“像中钢这样的企业,贷款原本没有放在不良里,甚至有一小部分正常类贷款,银行也可能拿出来做债转股。”该券商人士称,基于资产保全、资本市场认可度等因素,损失类贷款银行基本不会做。由于债转股的规模都比较大,大型企业有很多家银行贷款,银行可以组成债务人委员会来和企业协商,提高议价能力。

寄望朝阳产业

迄今为止,已经完成或银行已经退出的债转股企业中,不少是航运、船舶制造、煤炭等产能严重过剩或正在艰难去库存的传统行业企业。如民生银行持股16.76%的中国秦发,就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煤炭企业,长航凤凰、长航油运则属于航运业。

“如果政策明确了,我们可能会做一些债转股,但目前方向还不清楚,而且市场形势也不好,我们不着急去做。”深圳某股份制银行高层对《第一财经日报》称,目前已完成的债转股都是零星进行,并不具有代表性,债转股大规模推开,尚有待监管细则的出台。

“在债转股的过程中,会存在一些行业、产业选择。”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称,从持续经营、化解风险的角度来说,应当选择暂时遇到困难、经过债务重组后尚有一定经营能力的企业。而在行业选择上,首先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至少要排除落后产能。

而这基本也是商业银行的想法。仍有发展潜力乃至朝阳行业中相对优质的企业,成为各家银行共同的选择方向。

“虽然债转股的企业大多存在问题,但问题大小肯定各不相同,对于银行来说,当然要选‘好企业’。”北京某股份制银行中高层人士称,债转股之后,还涉及企业后续经营,如果不能摆脱困境,“还不如直接核销算了”,根本没必要费大力气转股。

一般认为,所谓“好企业”至少要满足这些标准:只是遇到暂时性的困难、有一定核心资产、有债转股意愿,通过债转股、债务重组等方式,经营得到显著改善,并且能获得资本市场认可。

上述券商人士称,从企业个体的角度来讲,产能过剩行业里,并非没有不能做的企业,如果一刀切,“将犯非常大的错误”,而筛选标准也很简单:经过财务模型和测算,银行要预计股权收益率,比现在的债权价值更高;产品和生产工艺是否有竞争力,若产业、行业周期性强,亦可考虑。

另一个问题是,债务不良的企业并非都是上市公司。事实上,非上市公司股权变现困难,进入资本市场希望更为渺茫,退出渠道非常有限,如果没有社会资金进入,恢复正常难度极大。如果实施债转股,需要作出更多的利益妥协,对银行来说并不划算。

“现在处置手段很多,对这样的资产,银行更愿意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债权转让拍卖等方式去处置,除非政策有特别要求,否则还是先以上市企业的债转股为主。”上述深圳股份行高层说。

时间窗口是关键

化解不良贷款、获得超额收益,债转股对银行的好处不言而喻,重要的是把握时机。

公开信息显示,长航油运是首家被退市的央企,重组再上新三板后,多家债权行本息均已收回,且有浮盈。民生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末,民生银行持有长航油运4.64%股份,账面浮盈2.47亿元;持有长航凤凰3.22%股份,账面浮盈6000多万元。

但长航油运的案例并不容易复制。在业内人士看来,债转股只是将尚有生机的企业救活,但未必能使其脱胎换骨。股权投资属于长期行为,整个过程非常复杂,中间的任何波折,都有可能导致新的损失。

“股权投资没有期限限制,资金可能长期难以收回,而银行存款是有期限的,如果债转股规模过大,可能导致银行流动性出现问题。转股以后,银行怎么退出,需要提前做出政策安排。”上述北京股份行人士说,在完成债转股之后,退出渠道、方式,是否同样设定限售期,都要政策予以明确。

事实上,债转股之后出现亏损并非没有先例。同样是民生银行,在已经退市的*ST二重、中国秦发身上就出现了亏损。年报显示,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秦发债转股后亏损扩大,截至去年底,民生银行因此亏损4072万元。而在持股2.66%的二重集团,该行账面亏损2.38亿元。

“债转股规模、持有期限都不是太大问题,只要资本市场形势好,银行不会有太大资产损失。”董登新则说,债转股的时间窗口选择非常重要,根据国外经验,一般都选股市上扬或牛市刚刚启动之际,可以获得较好的估值和定价,因此银行不要急于债转股,而是要把握有利时机。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106.23 涨跌幅: 1.3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