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首页 - 财经 - 互联网金融 - 热点关注 - 正文

为造势博眼球 众筹沾染“刷单病”

2016-11-15 13:13:55 来源:天津日报
天津日报 更多文章>>

打开京东众筹、淘宝众筹、众筹网、点名时间、 追梦网等,您能感受到当下众筹的“风头”有多劲。听起来阳光灿烂,看上去“钱景”丰满。然而,或许正因为如此,这个出发点很好、成就了众多普通人梦想的众筹,在发展过程中,在浮躁的世风下,却部分地出现了扭曲变形,有点变味了。众筹平台刷单现象随着一起“成功案例”浮出水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12月,全国共有110家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

记者从不久前召开的京东Bigger大会上获悉,作为国内最大的众筹平台,京东众筹的产品众筹到10月份筹款金额已经超过了29个亿,其股权众筹即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筹款金额也已突破了12个亿。另据世界银行预测,2025年,全球众筹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美元,发展中国家的众筹投资总额将达到960亿元,而中国市场将占到500亿美元。

众筹这个词虽然大家感觉比较新,其实形式并不新,可以解释为私募的互联网化,私募基金,私募投资,一些高硬质人群按照私募基金管理办法起投100万元,从这个基金原始股权,众筹就是私募的互联网化,只不过是门槛低了。

众筹本身分很多种类型,比如股权类投资(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产品类投资、消费类投资。

目前众筹主流就是股权和产品。

什么才是真正的众筹

创业小白的知识产权被产业大鳄巧取豪夺、刷单成为行业潜规则……众筹在当下的中国,听上去好像不太妙,那么,良好的众筹生态应该是什么样子?记者就此采访了京东众筹负责人高征。

“众筹的核心本质,就是大众筹资,筹到一起做一件有意义的事。”高征说,因此创新创业者的创意必须有价值。 也因此IP,即知识产权本身,是最核心的价值、最核心的内容,由此创造出的产品是承载核心价值的手段。IP和产品通过众筹把他们结合到一起输送给用户,同时用户(投资者)也在众筹平台上充分表达出他们的想法,汇聚成反向推动产品发展的路径。这就构成了一个良好的众创生态。

“我们会打造一个IP热度指数排行榜,帮助整个产业树立一个明确的、数字化的风向标。我们将根据一个项目,比如说参与的人数、筹资金额、跨地区讨论热度、C2B反向定制产品市场的接受程度等,建立一个非常直观的人气排行榜,为各方提供参考。”也因此,真实的不含任何水分的大数据,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唯如此,才能真正做到“筹众人之钱,集众人之智,成众人之梦想”。

刷单蔓延 后果很严重

“众筹观察员”王子健也观察到,在国内众筹界,刷单不是个例。在此之前,某众筹平台多次被曝虚假刷单。一款温控器1小时众筹破了百万元,一款手机25分钟筹资近1700万元等,都免不了刷单的痕迹。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刷单很容易引发“羊群效应”。一些原本一步一个脚印诚实推进的商家,当看到其他商家在“走捷径”刷单,刷出了良好的数据,刷得了媒体的关注,刷来了消费者的追捧,心理就难免失去平衡,感到自己如果不刷简直就是冤大头,于是也忍不住跟风。毫无疑问,这些刷单的商家是在消耗着投资者的信用成本,使众筹市场的生态不断恶化。“明白了其中的猫儿腻,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浑,谁还会参与众筹呢?”几位“科技迷”愤愤地说。

市场经济,诚信是金。当信用的根基发生倾斜,交易势必变得越来越艰难。刷单一旦蔓延,将会给原本散发着满满正能量的众筹环境罩上浓浓的雾霾。最后受伤害的,绝非仅仅是那些一时蒙在鼓里的投资者。

找平台 还是大的好

“还是要看是众筹什么类型,如果投实体平台,不太容易被骗,比如投本地的实体店铺,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你能看到这个店铺啊,还能看到项目的相关负责人,如果你投的是虚拟类的,比如智能硬件公司的股份,这个公司也不在本地,这种情况下可能被骗,不是本地的,还看不见。” 天津津门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湛胜说。

“骆兴龙遇到的是刷数据,是产品众筹,不属于股权类的众筹,产品众筹,可以多报,股权类的不行,差硬件开不了。”

从最早的团购,现在到外卖,很多电商都有刷单现象,回到众筹行业,就是众筹本身的诚信体系问题。产品众筹和股权众筹不一样,其实就是团购,国内从五年前,央视就报过,有刷单现象,回归到产品众筹,逻辑差不多,肯定会出现问题。如果不成功,我就宣布失败,没关系,本身你就是个初创公司,没有任何品牌,众筹本身就只有两种结果,成功或失败,失败了就退钱,不做了,只能说预期目标没有达到。

产品类众筹的平台比较多,如果产品很有特点,大平台会接受你的,比如京东、阿里,如果你的产品是复制品,没有特色,他肯定不接受你,你只能找一些小的平台,但是小平台没法做,因为没有流量,产品类需要大流量,项目产品一定要具有竞争力。

找平台,大平台肯定好,流量多,小平台没有做产品类众筹的,做的也都黄掉了,因为没有流量。但也有可能把项目方的情况虚假夸大,效果没有这么好,吹大,很多平台会帮助项目方做一些包装的。

“我们很少说众筹,就是讲合伙做生意,宣传途径大部分就是线下的店铺,因为有顾客,宣传招募合伙人,大家到我们网站上注册,成为合格投资人,看项目,这么一个过程。”

根据相关监管规定,你必须招募合格的特定人群,我们是通过互联网平台,需要你在平台上注册认证的才能叫合格特定人群,你在互联网上看项目是看不见的,你只能知道这个项目在招募合伙人,你得在网站上注册,你得经过收入、可抗风险等认证,通过认证后才能看具体项目,转化为具体人群;如果没有注册,看不了项目具体内容。

起因

创客众筹3D打印机遭遇平台刷单

暴怒的骆兴龙

2016年10月20日,时针指向19:20,30岁的创客骆兴龙在北京的公寓面对着电脑屏幕,紧紧攥起拳头,异常凝重的面孔在显示器荧光照射下显出他已经出离愤怒,而就在十分钟前,他刚刚在朋友圈发出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对70多位支持他项目的投资人表示感激。

这瞬间的一喜一怒,都缘于他在众筹平台上推出的“零式3D打印机”项目。

骆兴龙,一个北漂的创客,从事创客教育工作,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一款入门级3D打印机,低廉的价格和粗放的工艺,让他萌生了改装的念头,凭借过硬的编程和动手能力,很快他就用开源硬件将这台“原始”的3D打印机改造成为今天的“零式3D打印机”,不仅解决了原有的机器缺陷,同时打印工艺也得到极大改善。

“改装后,我把这些方案都发给了厂家,希望他们用来完善产品,但对方却因为订单量不足等问题没有采用。”骆兴龙回想道,“后来,因为朋友介绍,加之想让更多初学者能以低廉的价格学习到3D打印技术,经过一番筛选,最终选择创客星球,这个看上去很‘务实’的众筹平台。”

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2016年9月20日18点33分,“零式3D打印机”在创客星球平台正式上线。“原本担心这个项目太过冷僻,没想到上线当天就吸引了若干投资人支持,而且资金很快达到了众筹的及格线。”

其后,又陆续得到若干投资人支持,直到10月20日那一天,在创客星球平台已有了74人资助,众筹资金达到88640元。

项目最终取得了“圆满成功”,面对朋友圈的众多朋友和支持者,骆兴龙这样写道:“这是第一次亲身参与发起众筹,往后还有长长的历史等待书写。这台机器不会是最后一型,往后还有不同架构……请大家再耐心等待30至50天,将收到诸位当初的期待……”

就在他落笔后,无意中想去翻看一下这些网名背后的投资人到底是谁,万万没想到……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众筹平台后台数据显示的是这样一个个数据——没有真实姓名,没有联系电话,没有家庭住址,仅有的是一个个网络ID,而这还不是令他吃惊的,一连串的“投资人”在众筹上线当天,以每隔一秒的速度参与众筹,“这种刷单,注水方式实在太低劣、太假了。”骆兴龙谈起这一幕。

经过仔细排查,他最终确定这个项目仅有14个真实的投资人。

也就在发现平台存在刷单情况的当天,骆兴龙联系了创客星球的相关负责人,得到的却是最“坦诚”的回复:这些虚假的投资人是平台用来“冲量的”。对方称3D打印机本来就是小众类目、DIY套件,有多少用户,你们心里不清楚?

这一句话像一盆冷水把骆兴龙浇了个通透,“如果当初知道没有人愿意资助这台3D打印机,我愿意选择退出,项目失败不可怕,因为这是市场和投资人的选择,但这样被故意注水,营造虚假数据,说白了,涉嫌欺诈,不仅是欺骗那些真实的投资人,更让我感到恶心、寒心。”

探究

为造势博眼球 众筹沾染“刷单病”

“创客星球”不是个案

那么创客星球,作为另一个当事方如何看待这起刷单丑闻呢?记者首先打开了创客星球的网络链接,“零式3D打印机及自学教材订单”项目已然不在系统页面,曾经的众筹项目被删除。但记者在技术人员帮助下看到删除前的网络页面。

其后,记者与创客星球媒体负责人取得联系,但对方称正在录节目,暂时无法回答记者问题。

截至记者截稿前,创客星球方面尚无答复。

那么骆兴龙遭遇的刷单,是单纯的个案?还是暴露出众筹行业“潜规则”的冰山一角呢?

“很多众筹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刷单现象。基本都是在第一天刷,目的是造势,平台方也会帮着推广。如果不在第一天刷单,用户可能都找不到你。”自称做过几个众筹,作为项目方代表的小金说出了行业的一些潜规则。

小金透露,在某些平台,“刷单金额的比率占全部的三分之一左右。”

当然,刷单也有成本,在一些平台,大约需要3%的手续费。小金说,“其实刷单在一些众筹平台比较普遍,只是需要看是带动性的刷还是破坏规则性的刷”。

不可避免的,也有部分企业发现众筹平台的另外一个价值:造声势。因为众筹的对象是普通消费者,所以在产品正式发售之前可以说是一次“预演”。只要众筹金额“爆表”,总能吸引眼球。也正是因为众筹方和众筹平台对于众筹金额绝对数字的追求,让平台端显示的众筹金额越攀越高。

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平台喜欢拉明星来坐镇,因为明星可以引来“粉丝”,那就是海量的外部导流。

成因

整个众筹行业监管并不明晰

大电商“站台”反刷单

记者就“刷单”现象采访了目前国内最大的两家众筹平台——京东众筹和淘宝众筹,京东众筹相关人士给出的回复是,京东众筹对此表示遗憾,刷单无疑是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行为,建议项目方应该找靠谱的大平台去众筹,后者表示有更加严格的内控机制对此予以规范。

淘宝负责宣传的有关人士则表示,淘宝众筹坚决反对任何形式、任何场景的刷单行为,将之等同于“炒信”,并表示2016年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同公安部、质检总局、中央网信办、人民银行等七家部委邀约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糯米、滴滴出行等八家互联网公司签署《反“炒信”信息共享协议书》,同样适用于反众筹刷单,“因为究其实质,刷单也是‘炒信"。

根据协议,七部委将与八家互联网公司建立共享“炒信”黑名单制度。“炒信”黑名单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为“炒信”行为提供账户服务、数据服务、技术服务、物流服务、资金服务、信息服务的单位、个人、网站和移动应用程序等内容。而对于涉嫌违法违规的“炒信”黑名单,会被推送给企业、执法部门等单位,对“炒信”主体的刷单组织者进行联合惩戒,平台企业在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基础上,依据自身协议和内部管理制度,采取联合惩戒,主要有限制新设立账户,屏蔽或删除现有账户,限制发布商品及服务,限制参加各类营销或促销活动,扣除信用积分,降低信用等级,限制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限制账户权限权利,降低搜索排序,查封或删除社交媒体账号,限制网络广告推广等。

撇清关系、强化立场是众筹平台应有的姿态。业内人士认为,《反“炒信”信息共享协议书》目前尚是个框架协议,具体落到实处、见到实效还需时日。而众筹虽然属于电商范畴,但毕竟有自己的特殊性——受利益驱使,相比电商购物上的反刷单,平台方的积极性显然打了折扣。

说法

杜绝“刷单”是“平台”应坚守底线

众筹平台的“善意义务”

北京中伦文德(天津)律师事务所马晖律师认为,众筹是较泛化的表述,“众筹”行为究竟在各主体间形成何种法律关系(例如股权众筹或债权众筹)并不可一概而论,但就“众筹平台”而言,其则多扮演居间服务的角色,其主要义务为报告订约机会与媒介订约义务,而“平台”往往利用这种地位通过协议和其他安排减少自身承担责任的机会。

但无论如何,“平台”善意注意义务是不能减少的,其应将订立合同的情况或商业信息如实告知委托人;其次,居间人不得对订立合同实施不利影响,影响合同的订立或损害到委托人的利益。

马晖认为,“平台”应对缔约各方进行充分的表面审核,姑且不论所谓“刷单”行为是否为“平台”有意为之,至少其应尽到最大努力排除这种可能。当“刷单”行为出现,其应向缔约各方充分披露,这是居间方不可推卸的核心义务,也是居间方不承担责任的底线。如果“平台”方故意参与“刷单”行为,则其行为就不只局限于是否有审核的重大过失了。

马晖表示,希望各方严守道德底线,尊重商业之美,毕竟,诚实信用、严格的项目发起和审核机制才是“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同时,马晖呼吁相关制度安排的出台和严于律己敢于负责行业标杆的出现,为萌芽中的新兴业态起到保护和示范作用。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372.04 涨跌幅: -0.19%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