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坚瑞沃能否认隐形关联方虚增营收 15亿市值两天没了

2017-06-23 09:31:5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 更多文章>>

(原标题:坚瑞沃能否认隐形关联方虚增营收 15亿市值两天没了)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自6月13日坚瑞沃能被某网络媒体质疑其子公司通过隐形关联交易,为上市公司“创造”同比增长超30倍的营收。受此影响,该公司股价一路走低。深交所亦对其发布关注函。虽然坚瑞沃能已于6月20日发布澄清公告,但却似乎并未能让资本市场信服。公告发布后连续两个交易日,该股股价均下跌。截至6月22日收盘,该股报收9.77元,跌幅4.96%。

报道称,为坚瑞沃能2017年一季度贡献同比千倍利润增长的子公司沃特玛,借助新能源物流车租赁公司“深圳新沃运力”出货。新沃运力在向多家整车厂采购新能源物流车时,合同规定必须使用沃特玛电池,一次为沃特玛带来了巨额订单。

该文还称,通过不定期走访显示,在深圳、东莞两处新沃运力站电动物流车闲置。也就是说,这个隐形的关联方即便在经营状况堪忧之际,依然大手笔采购装载沃特玛电池的新能源物流车,为上市公司“创造”了营收。

文章一经发布,坚瑞沃能13日股价即坐上“过山车”,日间波动达11.73%。随后该公司紧急停牌。6月20日晚间,坚瑞沃能发布公告予以澄清,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在产品销售过程中不存在媒体报道中所谓的“反向定制”,深圳市新沃运力汽车有限公司与公司间不存在隐性关联关系。

然而,澄清公告并未解答围绕在坚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玛身上的一些疑问,而新的问题又再被上述媒体提出。其中包括新沃运力是否具有控制力、“反向定制”的规模和具有疑似关联关系的客户具体数量等三个方面。

同时,资本市场也对坚瑞沃能澄清公告“用脚投票”。该公司股票6月21日复牌,盘中股价一度跌逾2%。6月22日,该股收盘再跌近5%。值得一提的是,仅6月21、22日两个交易日,坚瑞沃能市值即蒸发15.31亿元。

对此,中国经济网致电坚瑞沃能董秘办,并按其工作人员要求将上述问题发送至坚瑞沃能公司邮箱,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坚瑞沃能遭媒体质疑关联方操纵订单深交所问询

6月13日,网易财经发表了标题为《坚瑞沃能业绩暴增千倍:隐形关联方操纵巨额订单》的报道,质疑坚瑞沃能通过隐形关联交易,利用“反向订制”构造关联销售,虚增营业收入。

据网易财经报道,坚瑞沃能2017年一季度销售收入27.83亿元,同比增长3615.2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4亿元,同比增长168130.26%;公司方面解释一季度业绩暴增的原因在于,“公司2016年度完成对沃特玛的并购之后,新增新能源领域业务带动业绩飞速增长”。

沃特玛的多笔电池采购订单,在穿透整车厂客户之后,实际决策方均指向“新沃运力”。

东风特汽,在所有向沃特玛采购电池的整车厂中,与沃特玛合作最为紧密。根据坚瑞沃能2016年年报和2017年第一季报,东风特汽为坚瑞沃能分别贡献了5.51亿元、17.34亿元的销售收入,均位居第一大客户。根据坚瑞沃能财报中披露的重大已签订单及进展情况可知,自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30日,东风特汽向沃特玛及其子公司采购电池组金额总计41.77亿元。而东风特汽与沃特玛合作生产的全部新能源物流车,采购方全为新沃运力及其子公司。

一位动力电池行业人士表示,沃特玛电池销售订单大多来自于新沃运力的反向定制。也就是说,新沃运力向整车厂采购新能源物流车,指定整车厂必须采购沃特玛的电池。

除东风特汽外,这种反向定制“创造”的电池订单,还有湖北新楚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楚风”)、一汽解放青岛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一汽解放”)、中通客车等。其中新楚风和一汽解放分别通过反向定制为沃特玛带来2万组电池组总成(含税合计13.48亿元)、15000套动力电池和动力电池控制单位总成,此外,5月25日中通客车与新沃运力签署金额为31.45亿元的《产品买卖合同》。上述三家公司均被新沃运力指定使用沃特玛电池。

而沃特玛与新沃运力之间,不仅在股东层面有多个人事信息的重合;在经营层面,沃特玛为新沃运力承担几千人规模的招聘,并承担高额劳务赔偿;与此同时,沃特玛正在为新沃运力兄弟公司招聘总经理、物流车司机。

对此,网易财经认为,新沃运力疑似沃特玛子公司。而这个隐形的关联方即便在经营状况堪忧之际,依然大手笔采购装载沃特玛电池的新能源物流车,为上市公司“创造”了营收。

上述报道发布后次日,坚瑞沃能收到深交所发布的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公司以列表方式说明 2016 年至今深圳沃特玛形成收入的所有销售合同情况,包括合同订立对方名称、合同标的、合同金额、是否“反向订制”、签订日期、合同期限,并提供相应合同原件复印件,并计算通过“反向订制”形成的收入金额,以及占全部收入的比例。

另外,针对2016年至今,“反向订制”形成的销售收入中,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所占的比例,形成的原因,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2016 年与 2014 年、2015 年相比,销售收款政策与回款政策的一致性。

深交所还要求公司提供深圳沃特玛的销售客户与运输企业之间订立的前 10 名销售合同,并说明合同中是否存在指定采购沃特玛电池的特殊约定以及约定的原因,以及分别说明公司、沃特玛及其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与运输企业及其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

除销售合同方面的说明外,交易所要求公司请会计师针对反向订制的销售合同所形成的收入是否能够确认收入发表明确意见。此外,还需分型号说明单套动力电池价值,以及占整车价值的比重;按型号说明整车获取国家补贴的金额,以及占整车价值的比重。

坚瑞沃能回应质疑:沃特玛不存在“反向定制”

据中国证券网报道,就媒体相关报道,沃特玛在第一时间做出澄清声明,公司表示,沃特玛在2016年9月与坚瑞沃能并表后,上市公司按照有关规定、规范对沃特玛签订的重大合同进行了公告。所签署的合同合法合规,具有法律效力,合同各方基于公平的原则,经过了充分协商,没有价格操纵的现象。而沃特玛作为全国知名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与其他整车生产企业保持了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电池对外销售情况良好。

面对质疑,坚瑞沃能于6月20日晚间发布公告予以澄清,称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在产品销售过程中不存在媒体报道中所谓的“反向定制”,深圳市新沃运力汽车有限公司与公司间不存在隐性关联关系。

坚瑞沃能公告显示,新沃运力与整车企业的合同符合新沃运力自身业务需求及行业惯例。依据沃特玛2016年度及2017年第一季度销售统计表,所谓“反向定制”形成的销售收入占沃特玛2016年收入总额的25.06%,占沃特玛2017年第1季度收入总额的10.25%,除新沃运力以外,无其他所谓“反向定制”的情形。

坚瑞沃能称,通过梳理其与沃特玛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的股权结构,新沃运力股东及董监高的股权结构及股权控制关系,表明公司对新沃运力不具有控制力,不具有操作新沃运力订单的能力。

公告称新沃运力大量采购物流车是基于自身发展需要,锁定整车厂及配套设备是为了防范运营过程中的车辆质量风险。此外,沃特玛向所谓的“反向定制”整车厂销售电池的价格具有公允性。新沃运力的运营模式在后期国家补贴政策取消的情况下仍然具有经济性。

最后,坚瑞沃能对所谓的“反向定制”收入确认的合理性和应收账款情况进行了说明分析并对其他事项进行了澄清。坚瑞沃能股票于6月21日复牌。

坚瑞沃能复牌当日午间股价小幅跳水

虽然坚瑞沃能于6月20日晚间发布公告称称不存在操纵巨额订单,但其复牌后股价表现并不尽如人意。

6月21日,坚瑞沃能股票复牌后小幅高开,随后股价围绕开盘价10.45元震荡;午后,该股股价小幅跳水,盘中股价一度跌逾2%。截至当日收盘,坚瑞沃能股价报10.28元,跌幅1.15%。

6月22日,坚瑞沃能以10.12元开盘,当日股价再度下跌,截至22日收盘,该股报9.77元,跌幅4.96%。

事实上,据中国经济网了解,上述质疑坚瑞沃能关联方操纵订单的报道于6月13日开盘前发布。文章发布当日,坚瑞沃能股价“过山车”,股价大幅震荡,该股开盘后不久一度涨近2%,不过10点15分过后,股价出现小幅跳水走势,11点左右一度跌近6%。截至13日收盘,该股报10.40元,日间波动达11.73%。

媒体再问坚瑞沃能:旧疑未解新问浮现

不得不提的是,对于坚瑞沃能6月20日晚间发布的澄清公告,并未彻底解答围绕其子公司沃特玛的种种疑问。

对此,网易财经再发布文章《三问坚瑞沃能:旧疑未解新问浮现》。文中主要对沃特玛对新沃运力是否具有控制力、“反向定制”的规模和具有疑似关联关系的客户具体数量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坚瑞沃能在澄清公告中称,由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郭鸿宝持有新沃运力3.74%股权,故年报中已将新沃运力披露为关联方。对于新沃运力,坚瑞沃能“不具有控制力,更不具有操作新沃运力订单的能力”。

而相关媒体调查,新沃运力与坚瑞沃能的关系或远不止于此。从股权结构上看,新沃运力穿透后第一大股东为杭州昆基。尽管杭州昆基在股权层面与沃特玛并无关联,但杭州昆基对外投资的子公司,大多与沃特玛产生联系。

新沃运力注册所在的“深圳市坪山区锦绣中路美讯科技园”,即在沃特玛总部所在的深宇科技园旁。两个工业园实际已经打通,有四个大门进出,被称为沃特玛集团东、西、南、北门。

除了新沃运力第一大股东杭州昆基层面的联系外,相关媒体调查显示,新沃运力第二大股东,与沃特玛股东北京德联恒丰穿透后存在交集;新沃运力自然人股东唐慧斌、吴素娟,沃特玛股东董丹舟,曾有联合投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新沃运力占股比例并不高,唐慧斌此前一度担任新沃运力以及下属多家子公司法人代表。针对身份信息核实确认,唐慧斌原为深圳光明新区国税局局长。

除此之外,媒体调查发现,新沃运力另一穿透后自然人股东李元怡,与沃特玛董事、及其多个子公司高管朱金玲投资成立了深圳市沃特玛联盟实业有限公司“,注册邮箱为”zhujie@optimumchina.com,后缀为沃特玛官方域名。

股东层面的多个人事信息的重合,并非新沃运力与沃特玛之间关系的全部。在公司实际经营层面,新沃运力与沃特玛之间更为“紧密”。

在经营层面,沃特玛为新沃运力承担几千人规模的招聘,并承担高额劳务赔偿。与此同时,沃特玛正在为新沃运力兄弟公司招聘总经理、物流车司机。

根据澄清公告,2017年第一季度,沃特玛实现营收31.74亿元(含税),其中反向定制金额为3.25亿元,占销售总额的10.25%。合同交易对手分别为湖北新楚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楚风”)和山东唐骏欧铃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金额分别为2.70亿元和5573.35万元。

但坚瑞沃能2017年一季报的“重要合同”一览显示,子公司沃特玛与东风特汽在2017年3月30日签署了四份销售合同,合同金额总计18.44亿元;而截止一天后的3月31日,前述四份合同累计执行16.64亿元。东风特汽,因此稳居坚瑞沃能2017年第一季度第一大客户。

媒体与东风特汽市场部人士已做保存的交谈记录显示,上述累计金额18.44亿元的电池订单全来自于新沃运力及其子公司的反向定制。

经计算,若按照东风特汽对上述订单“反向定制”的确认,上述已执行的16.64亿元计入反向定制收入,坚瑞沃能2017年第一季度反向定制占比将达到62.67%。

而被东风特汽确认为“反向定制”的18.44亿元订单,却没有被列入沃特玛反向定制的收入名单。

最后,网易财经还表示,在坚瑞沃能2016年年报中,横空出现的“江西佳沃新能源有限公司”,即为客户又为供应商;而其身上的疑点,并未在坚瑞沃能的《澄清公告》中解开。

江西佳沃成立于2015年9月,其创立之初的公司名为“江西沃特玛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江西沃特玛”);直到2016年4月更现名。该公司的注册、经营地址在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下工业基地。

尽管从创立到更名,江西佳沃在股权层面,与沃特玛并无关系;但沃特玛上游供应商却称,江西佳沃为沃特玛子公司。金锂科技是同样在江西新余的一家生产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的上游企业,沃特玛为其最大客户。金锂科技在其2016年9月发布的公告(编号:2016-051)中称,江西佳沃为沃特玛在江西新余建立的子公司;

沃特玛的另一上游供应商富临精工,也在公告(2016年10月《关联交易报告书》)中提及,沃特玛2016年4月在江西新余投产项目的细节。不过坚瑞沃能公告并未披露过,沃特玛在江西新余有项目。

同时,工商局的档案资料显示,沃特玛在在2016年11月30日曾向海恒通信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做过一笔动产抵押;其中锂电池生产设备(107台、43套)的存放地,位于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下工业基地;与江西佳沃公司所在地址一致。

而坚瑞沃能的《澄清公告》没有回答,为什么上游供应商称江西佳沃为沃特玛子公司;也没有回答,为什么沃特玛公司有权抵押江西佳沃的生产设备。

欢迎关注证券之星旗下官方公众号【财闻联播】(微信号:caiwenlianbo),追踪市场热点,投资理财必备神器!我们将和您一起在金融市场并肩作战!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392.40 涨跌幅: 0.2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