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两大影响全球能源市场的海上运输“咽喉”

2017-11-15 08:54:21 来源:期货日报
期货日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两大影响全球能源市场的海上运输“咽喉”)

原油海上运输的咽喉要道是全球能源安全的关键部分,而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是全球原油海上运输的咽喉要道。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将原油咽喉要道定义为“全球海上航线使用频率较大但只能通过一定船只大小的狭窄通道”。全球能源市场需要可靠的运输路线,运输咽喉的堵塞即使是短时间也会导致总能源成本和能源价格的大幅波动,而地缘政治会造成油轮受到海盗、恐怖分子等的袭击,油轮事故也会导致灾难性的原油泄漏事件发生。

油轮大小

原油运输航线的中断会影响油价,替代航线则需增加数千英里的航程。从原油运输量上看,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是全球最重要的咽喉要道。

运输原油的船只大小受到海上运输咽喉要道的限制。全球原油运输船队使用分类系统来规范合同条款、确定运输成本、分类租赁合同船只。这个分类系统为平均运费评估(AFRA)系统,60年前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建立了该系统,目前由一个独立的航运经纪人集团伦敦游轮经纪公司来运行监督。

AFRA用载吨重(油轮载货能力)来对油轮进行分类,一艘船大概的载桶数可以用船的载重吨位乘以成品油或者原油的桶/吨转换系数,桶/吨的转换系数因燃料的不同而有差异,因为液体燃料的密度会根据种类和等级不同而变化。

通用和中程油轮(GP和MR)

规模较小的船舶,通常用于较短距离运输成品油,比如从欧洲到美国东海岸。由于“尺寸”小,它们可以抵达全球大部分港口。一艘通用油轮可以运载7万桶至19万桶汽油,一艘中程油轮可以运载19万桶至34.5万桶汽油。

远程级船舶(LR)

全球油轮船队中最常见的船舶,可以同时运载成品油和原油,并可以进入大多数大型港口。一艘LR1油轮可装载34.5万桶至61.5万桶汽油或31万桶至55万桶轻质原油。

阿芙拉型油轮

全球油轮船队的很大一部分是阿芙拉型油轮构成的。阿芙拉型油轮的载重在8万至12万吨之间。对油品公司来说,较多使用阿芙拉型油轮作为运输工具,并且很多船只都是按照这些标准来建造的。因为阿芙拉型油轮的规模介于LR1和LR2规模之间,所以伦敦油轮经纪公司没有专门发布用于阿芙拉型船舶的货运评估。

在AFRA的发展历史上,船只的体积越来越大,新的分类也不断出现。

随着全球原油贸易不断扩张,大型原油运输船(VLCC)和超大型原油运输船(ULCC)的经济效益越来越好。VICC用来运输全球大部分地区包括北海的原油,一艘VICC可以运输190万到220万桶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

霍尔木兹海峡

霍尔木兹海峡位于阿曼穆桑代姆半岛与伊朗拉雷斯坦之间,亦是阿拉伯海进入波斯湾的唯一水道。霍尔木兹海峡也是重要的原油运输咽喉要道,2015年的原油流量约为1700万桶/日,2016年,原油流量增至1850万桶/日。基于劳合社情报局智能油轮跟踪服务的数据,EIA估计约80%的原油穿过此通道去了亚洲市场,中国、日本、印度、韩国和新加坡是主要目的地。

霍尔木兹海峡最窄处21英里,最窄处适合船只通过的水域只有两英里宽。霍尔木兹海峡的水深和航道宽度使全球最大的油轮能顺利通过,其中约三分之二的油轮运载量超过15万吨。

目前,大多数绕过霍尔木兹的通道都没有投入使用,只有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管道可以将原油运往波斯湾以外的地方,并有绕过霍尔木兹海峡的额外的管道运输能力。截至2016年年底,两国的原油吞吐量约为660万桶/日,而两国合计约有390万桶/日的未使用备用管输能力。

沙特阿拉伯拥有746英里的原油管道,也被称为东西管道,它穿过沙特阿拉伯,从布盖格到红海。管道系统由两条管道组成,总装机容量约为480万桶/日。56英寸粗的管道运输能力约为300万桶/日;48英寸粗的管道此前曾是天然气管道,但沙特阿拉伯将其改造为输油管道。这一转变增加了沙特阿拉伯能够绕开霍尔木兹海峡的备用石油管道的产能,从100万桶/日增加到280万桶/日。2016年,沙特阿美公司宣布将东西管道的产能扩大到700万桶/日,计划在2018年年底前完工。但到目前为止,该管道扩建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沙特阿拉伯还经营从布盖格至延布的运输能力为29万桶/日的液化天然气运输管道。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经营阿布扎比原油管道,该管道从哈布山(阿布扎比陆上油田的一个收集点)通往阿曼湾富查伊拉港口,运输能力为150万桶/天,该管道也可以使得原油运输绕过霍尔木兹海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计划将这条管道的产能提高到180万桶/日。

沙特阿拉伯有另外两条可以绕过霍尔木兹海峡与原油管道系统平行的管道,但如果霍尔木兹海峡关闭,这两条管道都没有能力运输更多的石油。1989年,沙特阿拉伯修建了一条直径为48英寸、运输能力为165万桶/日的伊拉克管道(IPSA)将原油从伊拉克运至红海,该管道与从3#泵站(11个泵站建在管道沿线)至穆阿吉兹港(位于延布以南)的管道平行。1990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这条管道关闭。2001年6月,沙特阿拉伯以冲抵伊拉克债务为由重新获得了这条输油管道的控制权,将其用作工厂的运输天然气管道。

其他的输油管道比如从沙特阿拉伯的凯苏马到黎巴嫩的西顿的泛阿拉伯管道(TAPLINE)、伊拉克和土耳其之间的战略输油管道已经因战争破坏、废弃或政治分歧而停止使用,这些管道需要大量的整修工作才能再次使用。如果霍尔木兹海峡关闭也可以用卡车运送少量的原油,但最多每天几十万桶。

马六甲海峡

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马六甲海峡是中东原油与日益扩大的亚洲原油市场之间的最短运输航线。2016年,马六甲海峡的运输量上升到1600万桶/日

通过马六甲海峡的石油主要供应到中国和印度尼西亚,马六甲海峡是亚洲地区的主要原油运输通道,2016年的运输量为每天1610万桶,而2011年为每天1450万桶,其中原油运输占85%到90%。

马六甲海峡的最窄处在新加坡海峡的菲利普斯通道,只有大约1.7英里宽,形成了一个天然瓶颈,有可能发生碰撞、搁浅或漏油等事故。根据国际海事局海盗举报中心透露,海盗,包括盗窃和劫机事件对马六甲海峡的油轮构成威胁,而船只在2015年遭遇了较多的袭击。2016年尚没有公开数据。

如果马六甲海峡被封锁,全球将近一半的舰队将被要求在印度尼西亚群岛周围绕行,例如通过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和龙目岛之间的龙目海峡或通过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的巽他海峡。绕行将会限制全球航运能力,增加运输成本,并可能影响能源价格。

为了减少马六甲海峡的油轮运输紧张和建立备选通道,相关国家已经提出了几种方案。中国和缅甸于2013年启用了从缅甸的孟加拉湾港口延伸到中国云南的缅中天然气管道,该管道年产能为4240亿立方英尺,2014年8月,该管道的石油部分已完工,中国云南26万桶/年的炼油厂2017年6月开始运营以来,缅甸至中国石油管道可以绕过马六甲海峡运输中东石油。

马六甲海峡也是从波斯湾和非洲供应商(尤其是卡塔尔)运送液化天然气至东亚国家的重要中转枢纽。东亚国家的液化天然气需求日益增长,该地区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是日本和韩国。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410.50 涨跌幅: 0.53%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