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阵
首页 - 财经 - 行业新闻 - 正文

华南水务投资产品兑付难 资金去向成谜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4-12-29 00:00:0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尤度 韩祎

12月20日是王忠来(化名)和投资者们约定好的最后期限,他作为投资者委员会代表之一曾经在月初时与投资者商议如果购买的“中房联合—环保基建产业基金”还不能兑付利息,他们就会采取各种维权措施追回自己投资的本金和利息。

与其他300余位投资者一样,王忠来于一年前购买了上述这款有限合伙制基金产品,其实今年10月就应该到期兑付了,结果基金发起方中房联合(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房基金”)发布了延期兑付公告,所投项目公司深圳市华南水务集团(以下简称“华南水务”)也无法说清资金的去向。

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次致电华南水务所谓的实际控制人杨伟华欲了解情况,电话可以接通,但无人应答。

兑付危机

2013年9月,王忠来通过上海一家第三方机构了解到了一款叫“中房联合-环保基建产业基金”的产品。王忠来说,当时对接他的销售人员告诉他,基金发起方的背后是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怎么都不会亏的。

后来王忠来拿到了这款基金产品的募集说明书,里面提到这次基金募集总规模为6亿元,王忠来等投资者作为有限合伙人将认购其中的3亿元,中房联合基金作为劣后投资者认购另外的3亿元。并且招募书中提到优先偿还有限合伙人权益,再分配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之后的剩余收益按照有限合伙人80%,普通合伙人20%的比例进行再次分配,资金所投项目为华南水务。

而在王忠来前脚刚投资后,中房基金在2013年11月,又发布公告,提出为了使得华南水务污水处理厂达到处理要求,定增发1.5亿元基金份额,多位投资者向经济观察报反映后来他们了解到当时实际增发了1.87亿元份额。

王忠来介绍共有360人参与认购这款产品,数额由1000万到10万不等。他说:“我们的年化收益率只比信托高一点,并不离谱,像如300万以上的年化收益率为11.5%,100-300万之间为10%,50-100万的为9%,小于50万元的是8%。”

而刚接触这个产品,让王忠来生疑的是,理财人员告诉他该基金的托管账户属于华夏银行,但当真正签署协议时,中房基金给出的账户又变成了中国工商银行北京海淀支行,王忠来对此提出疑问,理财人员解释说,“工商银行比华夏银行(规模)更大,所以改了”。

而经济观察报发现华夏银行于2013年10月9日发布过一份名为《关于外部机构冒用华夏银行名义诱导投资者参与高风险投资的风险提示》的声明,里面明确提到“对于中房联合(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假借与华夏银行进行理财产品业务或托管业务合作欺骗投资人的行为,华夏银行将保留依法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王忠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我在购买产品1个月后看见过这个声明,当时心里起了疙瘩,但是等到今年4月末,基金公司将半年利息打过来时,我心里就稍微有底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9月12日,将产品介绍给王忠来的理财公司告知他项目出现了问题,需要他和其他投资者一同来上海开会商议。

王忠来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当时付丽华(中房环保基金出事后的协调人员)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是延期兑付(第一位投资者兑付到期时间为9月24日);二是以投资金额打八折的结果退出项目,最后与会人员没有达成共识,付丽华承诺在20日之前会拿出一个详细的解决方案。令投资者失望的是,10月17日,中房基金发出了延期兑付的公告。

后来发生的事情更加让投资者不解,在公司发出延期兑付公告后,多位投资者来到中房基金公司办公地点时发现大门紧闭,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人对此负责了。据投资者介绍,旁边一家叫中合泰富信达(北京)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做起了掮客的生意,自称他们与中房基金是“一套人马、两个牌子”。

谁的融资

华南水务,在工商局的注册资料中,其法人代表叫杨伟光,但是近期与投资者们一直沟通的人叫杨伟华,投资者维权代表律师张女士在投资者说明会上公开表示,杨伟华才是华南水务的实际控制人。

经济观察报根据身份证信息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找到了前述两个人的名字,以身份证号码为基准,杨伟华出现过三次,拖欠付款金额最大的一次是在(2010)深福法执字第08243号案中,法院判决杨伟华向原告偿还欠款本金人民币130万元、港币5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也都没有履行。而杨伟光早在2012年,就被记录在册,随后在(2014)深中法执字第00146号案中,法院裁决杨伟光应向申请人偿还人民币124,376.51元、9000元律师代理费以及10717元仲裁费,也均未履行。

不仅如此,经济观察报还通过查找企业信用系统,发现中房基金的认缴投资人为北京永德泰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永德泰公司”)和中房联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前者实际出资3000万元,后者实际上并没出资。而永德泰公司与中房基金的法人代表均是郭建海。

而实际投资人则为郭建海和刘金涛。刘金涛是永德泰公司的总监。

按照工商资料显示,中房联合基金公司曾在2013年9月26将法人代表由庞博变更为郭建海,2014年6月13日董事长由张文清变更为郭建海。

值得注意的是,多名去过华南水务公司的投资者向记者反映郭建海只是华南水务一名普通的职工。

而现在就连代表中房基金与投资者们接洽的付丽华自称只是华南水务公司的行政人员,她对投资者介绍的中房基金公司的财务人员也是华南水务派过来的。投资者告诉记者,付丽华曾公开向投资人称中房基金公总共只留下了70万用于给第三方销售机构支付宣传费用、酬金等,剩下的近4.8亿元全部汇给了华南水务。

钱去哪儿了?

经济观察报得到一份杨伟华和投资者的通话录音中表明,杨伟华承认其中1.6亿元以高利贷(本息共2亿元)贷给了裕凯公司,5000万投给了济南泓泉制水有限公司,但是杨伟华又介绍说裕凯的实际控制人自杀了,济南泓泉制水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被抓了,所以都”算是投资失误”。另外杨伟华在答复投资者时,还提到投资了四会市两个水厂,每个成本为6000万。广东省四会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报介绍四会市污水处理厂建成后被转让给华南水务公司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募集说明书中显示,裕凯公司除了是华南水务集团的”债务人”,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为华南水务这次融资项目提供本息偿还无限连带责任担保。王忠来对记者表示,实际上裕凯公司与基金公司之间并没有签署抵押协议,裕凯将大部分商铺抵押给银行进行贷款,据他了解华南水务控制下的一个水厂厂长陈汉文凭借和裕凯之间的借贷关系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即便如此,以上说法也仅涉及3.3亿元,加上前述基金公司表示留下了70万,仍有1.5亿元募集资金不明去向。王忠来告诉经济观察报,经济侦查大队还没有立案,投资者们还在等待月底之前利息能够兑付。

杨伟华曾经表明华南水务公司控制的水厂每月有500万的现金流入,也曾承诺一旦投资者成立了投资者委员会,能够监督基金公司资金处置时,便会支付本金的利息,即2000余万。但是在12月7日成立了投资者委员会后,杨伟华并没有履行承诺。但他近期答复投资者正在积极进行水厂的并购,并仍表达了以年底支付这笔利息的承诺。

张女士是投资代表之一,她曾经在投资者委员会上表示,根据她了解的情况来看,华南水务有实力兑付利息。

广东省四会市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向经济观察报透露,全市每日需要处理的污水大约有12万吨,华南水务集团在当地是这方面比较大的企业,大概能够占到8万吨,这一说法和基金募集说明书中提到的信息大体吻合。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资本力量2019年度评选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