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内经济 - 正文

CCTV2经济半小时:北大毕业生种菜经

来源:央视 2013-07-08 19:19:00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北大毕业生的种菜经

青年创业中国强,同心共筑中国梦,7月6日,中央电视台2013年大型公益活动“中国创业榜样”正式启动。在由柳传志、王健林、俞敏洪、董明珠等众多商界大腕组成的“中国创业榜样导师团”的带领下,整个活动将以100所高校、100个县市、10座中心城市等为地面活动节点,实现对青年创业者在资源、资本、营销、管理、技术等全方位的对接和扶持。

中央电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也将镜头对准了一些正走在创业道路上的青年人。从小生活在城市的邹子龙,2010年从北京大学经济学本科毕业,女朋友陈奕好也从人民大学获得学士学位。但两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却放弃了高薪稳定的工作,出人意料地选择到农村种有机蔬菜至今。他们心中有着怎样的创业梦想?创业道路上又遭遇了哪些拦路虎?《经济半小时》记者前往珠海,走进山顶上的那间铁皮房。

一、北大毕业生放弃金融高薪甘当种菜农夫 采用全新CSA模式运营农场

晚上九点,珠海市三灶镇榄坑村的后山上,几个年轻人正在组织开会。这里并不通电,寥寥几个灯泡是唯一的照明工具。

四个实习生,四个志愿者,加上三个创始人,除去被临时雇来帮忙的村民,这11个人就是绿手指份额农园的全部人马,他们在珠海市三灶镇榄坑村的后山上种了80亩蔬菜,而他们的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出头。

邹子龙是这个年轻团队的头头,2010年,他从北京大学经济学本科毕业,当时他的女朋友陈奕好,也从人民大学获得了设计学士学位。两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照理说,在城市里找到一份有保障的工作不是问题,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两人选择了到农村种有机蔬菜。消息一出,双方父母十万个不愿意,但碍于孩子们的恳求,大人们还是拿出了共30万元钱让他们投资,本以为两个人见识了种地的艰辛自然会回到城市踏实找份工作,谁知邹子龙和陈奕好在珠海的农村里一待就是两年。

邹子龙对记者说,其实父母是最可爱的,尽管一开始都反对他们的想法,但是没钱的时候还是会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支持他。现在父母见到他们,每次都会控制不住地掉眼泪。

当然,邹子龙的梦想并不是当普普通通的农民,主修经济的他希望借鉴欧美等国的经验,采用全新的“CSA”(即社区支持农业)模式来运营农场,尝试在种植者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一种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的关系。邹子龙认为,十年以后,中国商业文明的主流话语体系不再会是“顾客就是上帝”这一套,营销时代被创造的话语体系也不会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生产者和消费者、消费者和销售者之间建立起来的平等合作的商业对话体系,而这才是未来商业文明的主流话语体系。

珠海市三灶镇龙塘水库边上的50亩地,就是邹子龙的绿手指份额农园最初诞生的地方。后来,一个叫钟倩琳的女孩也加入了进来。钟倩琳当时正在人大农业经济管理专业攻读硕士,当她得知了邹子龙的创业想法,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毫不犹豫地带着资金来入股。

按照他们设想的,消费者要购买农场的蔬菜,最少要提前预付一个季度的买菜费用,然后每周送两次,一次6斤左右蔬菜,费用1240元,上门送菜还要另收路费6元钱,全年订购的价格则依据大小份不同分别是4000元或者5700元。2012年加入绿手指份额农园后,钟倩琳负责农场的财务和对外宣传。三个人志同道合又分工明确,农场经营的越来越像模像样,固定客户最高的时候一度达到60家,然而梦想的实现并非一帆风顺,好景转眼即逝。

二、台风过境农场一夜陷瘫痪 高材生安家山顶铁皮屋

2012年7月份,台风正面登陆三灶镇,农场里一半以上的蔬菜、家禽被淹,农园的鸡圈、牛圈全都塌了。由于无法正常给消费者配送,工人们纷纷选择离开,一时间,三个年轻人的农场陷入了瘫痪。邹子龙告诉记者,当时他们的现金流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处境非常困难。因为没有钱,他们甚至想过另找工作维持生计。

那时,离开了校园、离开了城市的邹子龙开始思考创业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邹子龙说,其实当时真的非常迷茫,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放弃,邹子龙心里始终有这样的信念,说不定再坚持两天就会有转机。邹子龙认为创业没有什么真正的经验,实际上就是坚持。就这样,邹子龙一个人坚持了一个星期,每天浇水、喂猪、锄地。

困难并没有就此打倒三个年轻人,台风过后,坚持下来的三个人在镇上的榄坑村后山租下了这300亩土地。由于已被抛荒多年,而且位于山顶,通往山顶的道路因为鲜有人走早已变得崎岖不堪。钟倩琳告诉记者,下雨的时候车根本开不上去,他们就只能步行上去。

但就是这样一块贫瘠、不容易耕作的土地成了他们翻盘的唯一机会。因为这块地环境独立,而且是一块生地,因此不存在人为污染残留的问题。

那时除了购置必须的农具,三个人已经没有多余的钱改善农场的其它设施,其中就包括位于山顶上的铁皮房。2012年刚接手时,铁皮房的房顶在台风中被掀翻,学习艺术的陈奕好和钟倩琳忙活了一天,把整间房子修整之后,涂成了蓝色。陈奕好说,这是希望的颜色。

蓝色的铁皮屋自此成了他们每天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但是不通电,从山上引下来的山泉水也经常莫名其妙地就停了。每天只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照看菜地,还要自己烧柴做饭。单调又辛苦的工作,让农场里的志愿者总是从最初的兴致满满到乏味厌倦,来来往往,走了一拨又一拨,但是邹子龙、陈奕好、钟倩琳却始终在坚持。

记者在珠海采访的一天,晚饭过后,邹子龙订购的拖拉机到了,因为担心上山的路太过陡峭,拖拉机上不来,邹子龙和几个志愿者拿着绳子一起来到了山下。几个人又拖又拽,好不容易才把拖拉机拉到了农场。邹子龙说,他们这群年轻人有点像过家家一样,对很多东西都感到新鲜。

尽管对于志愿者们来说,新鲜感会在日复一日中消失殆尽,但对邹子龙、陈奕好、钟倩琳三个年轻人来说,只要跟农场有关,他们总是乐在其中。

钟倩琳是家里的独生女,过去在家从来没下过厨房,如今她每周三的任务就是到三灶镇上的一家农贸批发市场买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到山上,然后给山上的志愿者们做一顿午饭。钟倩琳自己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过这样的生活。与自己那些毕业后进入银行的同学相比,农场里以天为盖地为席的日子不免艰辛,但钟倩琳却铁了心走下去。钟倩琳告诉记者,在收获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

在绿手指份额农园移到新农场的不到一年时间里,固定客户从20家左右逐渐恢复,现在已经达到了90家,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多位消费者家庭在排队等候绿手指份额农园的宅配计划。这让三个年轻人也尝到了创业的甜头。

邹子龙对自己的梦想和未来很有信心,那就是经营自己的有机餐厅、直营店,把整个产业链都做下来,充分保证食物生产的每一个环节都安全可控。而关于社会的梦想,邹子龙等人则有更远大的抱负,那就是让CSA这种农业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在珠海生根发芽。

三、土地问题成农场发展瓶颈 苦心经营仅维持收支平衡

邹子龙的创业故事,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著名华人创业领袖李嘉诚的一段经历。1950年,在李嘉诚的塑料花工厂成立时,为了节省微薄的租金,他选择了一个货仓做工厂。不久之后,因香港连降暴雨,刚刚添置的塑胶机器被逐一泡坏,结果开业后不到两个月就得另觅厂房经营。李嘉诚并未以"运气不好"怨天尤人,而是开始思考,未来每做一件事,需将其种种环节考虑周全,并给自己留出余地。

那么,经过三年的“耕耘”,邹子龙的农场是否能达到收支平衡?他的创业路上,又遇到了怎样的拦路虎?

一方面,眼看自己正一步步靠近最初的梦想,邹子龙感到欣喜若狂,但另一方面,他也意识到,土地问题始终是农场迈不过去的一个坎。邹子龙告诉记者,他们始终找不到一块长期稳定、环境又好的土地。

现在农场的300亩土地是邹子龙每年花三万元租来的,租期三年,也就是说再过两年,使用权就会收归村里。绿手指的下一个落脚点会在哪里,邹子龙也说不清楚。邹子龙说,现在的土地越来越紧缺,他们这些不掌握社会资源的年轻人想要获得土地使用权更是难上加难。

显而易见,不掌握土地的使用权对于邹子龙经营的有机农场来说,意味着基本设施根本不敢投入。邹子龙告诉记者,由于操作成本较高,他们无法投入大棚、机械化、自动喷灌等生产设施。

邹子龙的困难在经过媒体的宣传后,珠海市政府决定在新建的台创园拿出200亩地支持大学生创业,这才让邹子龙悬起来的心总算放下了,但是这200亩地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确定下来,租金又是多少,使用年限又会多长,想来想去,邹子龙决定还是去农业主管部门问个清楚。

然而,主管部门的领导却告诉邹子龙,尽管台创园已经把绿手指纳入到园区的规划中,但具体的土地租用问题还需要在台湾专家重新规划之后才能确定。针对邹子龙最关心的问题,农业部门的负责人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想问的没问出来,邹子龙不停地搓着手掌,有些紧张又有些着急。

沉默半天,邹子龙又提出了他关心的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租金有没有大概的范围,他们可以提前准备。两位主管领导的回答依然不很明确,一位领导表示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因为还涉及到政府的土地回收问题,另一位领导则告诉邹子龙,租金方面可以给他们一定优惠政策,但也不能长期优惠。

一圈下来,200亩新基地何时才能最终落实,租金到底怎样计算,邹子龙还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邹子龙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感觉最后落实的情况有可能和他的想象存在差距,包括土地面积、资金扶持力度,以及最后能落实几项扶持政策,都存在变数。

邹子龙还告诉记者,绿手指份额农园经营到现在刚刚才实现现金流上的收支平衡。邹子龙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现在农园有90个客户,一年5000块钱,那么一年的收入也就是近50万。工人现在大概有10个人,一个月的工人工资要3万,那么一年下来的人工成本就是30多万,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仅仅是达到了收支基本平衡。但如果算上折旧费等,农场其实一直在亏本经营,所以如果拿不到这200亩新基地,农场要如何继续经营下去就变成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邹子龙说,如果没有稳定的基地,他们可能永远会像现在这样,不敢投入基础设施,造成产品质量无法保证,他们的生活条件也迟迟无法改善。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没有其它的办法。近来,经过媒体报道以后,经常会有人来到邹子龙的农场考察,有人也明确提出投资意向,可在邹子龙看来,跟他们合作是“下策”。邹子龙说,和投资方谈起来始终很难有契合的地方。因为投资方对投资回报期和利润的要求很高,但农业毕竟是一个传统行业,存在高风险和投资回报期长的特点,这就造成双方之间有无法调和的矛盾。

四、创业路上困难重重 创业者:只要踮起脚尖就会更加靠近太阳

不愿意让步,又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撑,绿手指份额农园在运作上总会显得捉襟见肘。没有多余的钱去雇佣更多的农民帮忙种菜、采摘、分装,于是90个客户的蔬菜在配送前一天晚上的分装就显得相当混乱。十多个没有经验的年轻人手忙脚乱,却好像始终不得其法。周四晚上的分装一直进行到了夜里将近一点才结束。但即便这样辛苦分装好的蔬菜也并不一定能让所有消费者都满意。

由于没有购买冷藏车,蔬菜经常会因为天气的影响蔫掉,钟倩琳每次都会在配送之前耐心检查一遍。但即使如此,依然避免不了被退菜的状况。钟倩琳来到其中一家客户家,在反复按过门铃确定家里没人之后,小钟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位消费者经常对小钟配送的蔬菜提出意见。小钟告诉记者,蔬菜质量不稳定,也让他们流失了不少客户。

从早上八点出门,到五点左右配送完毕,由于没有冷藏车,最后配送的几份蔬菜会因为天气炎热蔫掉,所以柔弱的小钟每次都必须要跑着配送、争分夺秒。

资金短缺,菜品也会受到影响,有时甚至连工人都招不上来。志愿者、实习生流动性大,甚至当地的农民也不愿意来农场工作。邹子龙说,当地人宁愿做城里1000多块钱的看门的活,也不愿意拿2000多块钱的工资做农活,因为确实很累很辛苦。

但即便还面对这样那样的困难,邹子龙说,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创业经历因为激情而开始因为现实困难而结束,他们相信只要踮起脚尖就会更加靠近太阳,只要坚持下去明天会更好。

邹子龙说,他关于生活最大的梦想就是每天只在农场里劳作,没有其他事情会干扰他,这是他最想要的生活。陈奕好对当下的生活状态也很满意,既做着有良心的事情,又能够自给自足,还能养起宝宝来,对于她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完美的状态了。

夜幕下,所有农场的成员们聚精会神的看着一部名为《食品公司》的纪录片,在他们心里,关于绿色农业的梦想还在生根发芽……

半小时观察

一年一度,大学毕业生即将走入社会,在这个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的一年,一些年轻人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创业的道路上到处都是弯道和坡路,年轻的创业者要不怕苦、不怕累,勇往直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这就是创业精神。任何人做任何事,都不能一蹴而就,创业尤其如此,创业中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坚持”。21世纪是创业的时代,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竞争聚焦在创业和创新水平上,而创业经济的崛起,需要青年人的责任和担当,未来的中国将会因青年创业而更加富强。在并不平坦的创业道路上,青年人,莫怕摔,除了有梦想为你们撑腰,还有很多社会力量在为创造希望、践行梦想的你们加油助威,这将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全资源平台。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资本力量2019年度评选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