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内经济 - 正文

高考报名人数1078万再创历史新高 大学招生进入上升“黄金周期”

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2021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1078万人,比去年增加7万人,再创历史新高。这意味着什么?

这可能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此前,我国高考报名人数曾连续9年徘徊在940万人左右,停滞不前。直到2019年,报名人数跃升到1031万人,也是在这一年,我国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

我国实现高等教育普及化以后,又连续三年保持了高考报名人数的增长,其中的动力是什么?这三年里,高考报名人数比高中毕业生人数越来越多,“额外”的动力又来自哪里?

数据显示,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将重回高等教育适龄人口的高峰期,这意味着高考报名人数和大学录取人数还将保持增长。

我国高等教育普及化将持续深入发展,这期间,解决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至关重要,其将直接影响适龄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意愿。

就业能力也将直接影响目前高校办学定位和竞争力。有专家指出,我国两千多所高校中,数量众多的“长尾”高校面临转型为应用型高校,只有提高了毕业生的就业能力,才能在接近饱和的招生市场中保持竞争力。

大学适龄人口规模重新增长

从1999年大学扩招至今,我国高考报名人数变化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为1999年-2008年,整整10年间,高考报名人数增长曲线相当陡峭,从288万人一路增长到1050万人。

第二个阶段为2009年-2018年,又是整整10年,但在2009年,我国高考报名人数突然下降,跌落到1020万人,一路下滑,虽然从2014年后止跌,但增长动力不足,此后长期徘徊在940万人左右。这个阶段,高考报名人数呈现平稳状态。

高等教育发展与人口变化直接相关。2009年高考报名人数为何减少?时任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副司长姜钢在2009年6月2日回应称,适龄人口总量的减少是高考报名人数减少的直接原因。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年报可以看出,当时,应届高中毕业生人数持续下降,从2008年到2017年,毕业生人数跌去了70万。

为什么说2019年至今的三年,是我国高考报名人数形势进入新周期的开始?这是因为,我国适龄人口变化又进入了一个新周期。

从2019年开始,我国高中毕业生人数就开始反弹式增长,虽然教育部尚未公布2020年全国普通高中毕业生人数,但从2015年-2020年,全国普通高中招生人数持续增长,给今后高考报名生源的持续增长提供了保证。

不过,虽然高考报名人数重回增长周期,但此周期与大学扩招后10年的动力机制却不同。近几年,高考报名人数与同年普通高中毕业生人数的差额越来越大。这说明,有越来越多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之外的人群在报名高考。

这些人群首先是往届生。以湖南省为例,近三年,湖南省高考报名人数持续增长,其中往届生报名人数和占全部报名人数比例也持续增长,2021年已占13%。

其次是中职生。中国教育在线近日发布的《2021年高招调查报告》指出,除夏季高考外,山东、广东、上海、天津等省份的春季高考以及部分省份对口招生(中职)、专升本等报名人数也纳入到总高考报名人数之中,该部分报名人数的增长是高考总报名人数增长的主体部分。

可以发现,与2019年高考报名人数突破千万同时进行的,是国家决定高职扩招100万,给广大中职生提供了考入高职院校的机会。

综上可见,我国高等教育适龄人口正迎来增长周期,尤其是中职生接受高等教育机会增加,给未来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难得的高质量劳动力人口红利。

劳动力人口红利如何体现

与20多年来高考报名人数变化呈现出3个周期不同的是,我国高校录取率几十年来持续提升。2020年,全国高校实际录取967.45万人,录取率首次突破90%。“大学梦”对于每名高中生来说,几乎已不是梦想。

2019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录取率突破50%,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毛入学率是高等教育全部在学人口与适龄人口的比值。一般认为,高等教育适龄人口为18-22周岁年龄段的人口。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3月31日介绍,“十三五”末中国高等教育历史性的进入到了普及化阶段,达到54%以上。到“十四五”末,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力争提升到60%。这样新增劳动力人均受教育年限会大幅度提高,劳动年龄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也会有大幅的提升。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别敦荣今年2月撰文指出,他根据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中20-24岁年龄组人口预测数据计算得出,自2021年始,中国高等教育适龄人口数(18-22周岁人口数)逐步增长,到2033年又将逐渐下降。

别敦荣预测,2030年前后,我国高等教育将进入普及化中级阶段,学生规模需要增加1000万以上。

也就是说,今年开始的高考报名人数新周期,是未来10年我国深入普及高等教育,提升劳动力红利的重要窗口期。

需要注意的是,高等教育加速普及化的同时还要注意“副作用”。“高等教育越来越普及,同时也带来了就业问题,”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周洪宇说,“就业是与经济发展有关的社会问题,不能靠大学少招生来规避,因为社会需要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

就业难会直接作用于高考报名。2009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结束了长达10年的增长。据报道,当时国内出现了应届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现象,比如重庆市招办人士透露,有上万名学生没有报名高考。当时的报道称,严峻的就业形势,上完大学找不到好工作,使读书“无用论”思想在农村蔓延。

“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2002年超过15%,也就是说,从那一年开始,高等教育便不再是精英教育,而是大众教育了。”周洪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高等教育普及化也给高校的生存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挑战。截至2020年,全国高校数量2738所,其中超过一半为专科院校,数量为1468所。

机遇在于,越来越多的中职学生,以及农民工、退役军人等群体升入高职,将给高职高专院校提供大量生源。“我国现在大概60%的中职学生是可以升学的,不是说他们中考分流后就‘一考就定终生’了,而是有向上的通道。”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说。

挑战也很明显。每年高考报名学生里往届生越来越多,意味着更多人希望考入好大学,主要因素仍是就业。“我国教育资源即将供过于求,对于高考学生来说,是选择办学特色不明显、就业压力大的一般本科院校,还是就业前景好的优质职业院校?”曾天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也就是说,国内大量的“长尾”高校需要转变办学模式,提供毕业生就业能力,才能在招生竞争中生存下来。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3月31日也表示,要推动高等教育分类管理,既推进“双一流”建设,使得国家有尖端的、创新的、能够引领发展的创新型人才,同时又要培养大量的应用型、技能型人才,推动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这样在结构不断优化过程中使得人均受教育年限的概念更加丰富、内涵更加深刻。

这在高校数量和结构变化中可见一斑。2020年,全国普通本科院校新增加5所,而高职高专院校则新增加45所,应用型职业院校加速发展。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对该内容存在异议,或发现违法及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jubao@stockstar.com,我们将安排核实处理。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