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金永祥:“PPP青年”的呐喊

2017-12-31 01:47: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金永祥:“PPP青年”的呐喊)

  金永祥:“PPP青年”的呐喊

  杜涛

  1992年的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改革的春风扑面而来。毕业后被分配在北京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的金永祥,这一年28岁,他被调动工作,去了北京市计划委员会下属的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几年间,身边陆续有人下海。四年后,1996年,32岁的金永祥也离开了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离开了繁华的复兴门。

  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金永祥创立了大岳咨询公司。

  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是时代的主题,而金永祥则是“下海”之后能够成功遨游的少数成功者。

  “当年100个下海的人中,99个都晒干了,‘下海人’的特点是对现实有着理想主义的不满,用十足的牺牲精神挑战充满风险的未来,假如再给他们一次从头选择的机会,100个人中可能会有90个会重新考虑下不下海。”金永祥一直这样认为,而他自己则无疑是幸运的那一小部分。

  此后二十余年,金永祥将大岳咨询发展了成了国内首屈一指的PPP中介机构,而他也实现了最初的梦想:去影响政策和社会发展。

  虽然在2017年,PPP从快车道进入了平飞过程,但是PPP的大潮已经席卷而来,金永祥希望能够继续伫立在大潮之上。

  从入行到起飞

  1989年,金永祥从哈尔滨工业大学动力机械专业研究生毕业,来到北京。“那个时候的北京还很小,三环外面都是农田,还没有开始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我被分配到了北京电力科学研究院。”

  待了三年,金永祥被调到了北京市工程咨询公司,从事为政府决策提供支持的工作。放弃自己的专业技能职业——电力工程师,虽然金永祥有过不舍,但与影响政府决策相比,金永祥更为期待,因此下定决心后,他的态度毅然决然。

  此后,他的梦想就是做成一个世界知名的中国智库,为政府提供智力支持。如今,在他北京的两个办公区——金融街通泰大厦9层、车公庄的第二办公区以及全国的二十多个分支机构,都挂着金永祥为大岳设计的愿景:成为世界知名的中国智库。

  1994年,国家计划委员会推出了5个BOT(建设—运营—移交,现在PPP的模式之一)试点项目。当时的北京市计委副主任,后来的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安排金永祥当组长,专门研究BOT。1995年,他领导的小组完成了研究报告,出版了《BOT指南》一书。

  当时,北京市希望把京通快速公路做成BOT项目,金永祥向领导建议去做这个项目的顾问。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基础设施供给严重不足,金永祥通过研究后相信BOT咨询将是一块新的很有前途的业务。

  然而,对金永祥的建议,领导没有做任何回应。于是金永祥决定换个地方,去推动这块业务,在改革大潮中发挥自己的作用。

  1996年,金永祥决定“下海”。

  金永祥先在一家BOT咨询公司当临时顾问。他认为BOT不仅能解决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问题,还能推进科学决策,解决体制里的深层次问题。

  正式加入这家公司之前,金永祥有幸参与了中国第一个规范的PPP项目——广西来宾电厂BOT项目的谈判。在谈判的过程中,金永祥此前研究BOT时的很多困惑得到了解答。然而,这家咨询公司老板的一句话让金永祥失去了加盟的兴趣:“只要有项目做,人有的是,像苍蝇似的。”

  当一只追逐项目的苍蝇?这显然不是金永祥的格局,他想做的是老鹰。

  1996年的下半年,金永祥联合几个人成立了大岳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当时的注册地在密云。不到一年,老金把公司从密云迁到了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木材大厦,也就是今天的中节能大厦。1998年底,金永祥又将办公区迁到了租金更贵的金融街通泰大厦。

  前五年是一家初创公司发展的关键时期。大岳咨询在这五年里发展得非常顺利,连续操作了多个项目。

  老金谈起做过的项目如数家珍:“第一个项目是为苏州振亚集团世行项目融资做顾问并取得了成功。另外还有两个项目值得一提,一个是1998年由我主导的为北京第十水厂BOT项目做顾问,大岳咨询先后拿到了500万元咨询费。另一个是与KPMG(毕马威)华盛顿办公室合作的国家开发银行发展战略项目分得了100万美元。当时的大岳咨询公司规模不大,有这么多钱做基础,再做些其它项目,就不会有财务风险。”

  五年后,也就是2001年,建设部(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前身)开始抓市政公用市场化改革,大岳咨询有幸参与其中,做政策研究制定和宣讲。2003年到2008年,大岳咨询的业务进入了全国多个城市。著名的北京地铁4号线、合肥王小郢污水处理厂和兰州自来水等PPP项目都是这期间完成的。

  行业拐点

  2014年,49岁的永祥参与了财政部的第一次PPP示范项目评选。2017年,财政部第四批PPP示范项目都已经评选完毕,此时的金永祥也已经年过半百。

  这四年里,金永祥异常忙碌,而大岳咨询真正的影响了政策和行业的发展,实现了老金一直追求的梦想。他感到“非常具有获得感”。

  这四年里,大岳咨询一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PPP咨询机构,一共为1000余个PPP项目提供了专业的服务,项目投资额涉及到1万亿。

  最近老金一直在呐喊,一直为他所从事的PPP行业呐喊。他担心PPP行业会大起大落。希望PPP从起飞到平飞,但是他担心会大起大落。“我一直是在孤独地呐喊。”老金最近一直不停地发朋友圈,他呼吁从经济政策去看待中国的PPP,他认为中国的PPP不再局限于PPP,而是一个经济发展政策,不再是东西方PPP孰优孰劣的比较,而是经济政策发展之间的比较。“对于PPP的政策调整要根据实践的经验去完善规则,缺乏政策完善改变的过程。政策以前的局限性,根据四年的实践,来完善政策再用完善后的政策去规范PPP,而不是用以前的政策去规范经过了四年实践的PPP,资本金的问题,必须要研究完善。”

  PPP确实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提高了社会的效率。但是老金的梦想最近受到些打击。2017年,财政部的92号文、即《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国资委的192号文、即《关于加强中央企业PPP业务风险管控的通知》,以及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多项政策叠加,让从事PPP行业有些措手不及。

  老金最近一直在与政策监管层进行各种方式的交流,他对PPP行业的未来,有些担忧。

  金永祥的眼里中国的PPP已经不是西方的PPP,而是演化成一个经济政策。“所以看PPP已经不能就PPP看PPP,而是要与以前发展的经济政策作比较,比如土地财政、政府融资平台、政府购买服务、专项建设基金等,与这些做比较,PPP是一个相对来看,负面作用最小,透明程度比较高的经济政策,更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发挥市场的竞争作用,提高公共服务的效率。”

  2017年12月1日,老金召集PPP的各方参与者举行了一场行业内部的沙龙,谈论的就是最近政策的叠加问题。

  国家对于PPP的规范,现在只是开始。然而,对于老金,去影响行业发展和政策制定,打造一个有影响力的智库,他或许一直乐在其中。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550.47 涨跌幅: 2.58%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