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吉利德的中国机会与挑战

2020-02-11 03:18:55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吉利德的中国机会与挑战)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发自深圳

过去十天,由于潜在抗疫新药瑞德西韦火速启动Ⅲ期临床试验,关于该药的效果、生产供应及专利等问题成为关注焦点。

作为瑞德西韦背后的厂家,吉利德科学(下称“吉利德”)这家跨国药企迅速走红。

在全球顶尖的制药企业排行榜上,吉利德是不折不扣的新贵,其由内科医生迈克尔?奥丹成立于1987年,1992年上市,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福斯特城,到如今跻身全球TOP10,与辉瑞、罗氏等百年老店同处第一梯队,只用了不到30年。

此次被捧红的瑞德西韦原系其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一款抗病毒新药,却在新型冠状病毒体外细胞实验中带来了惊喜。受消息刺激,在美股上市的吉利德(GILD.O)上周累计上涨近9%。截至2月7日,吉利德股价报收68.87美元,总市值871.31亿美元,目前在全球制药企业中居第14位(按总市值排名)。

对于吉利德而言,巨大的中国市场无疑是其做大业绩的重要机会,另一方面,其也面临着包括专利申请在内的多方面挑战。

抗病毒药物领域霸主

吉利德是一家以研究为主导的生物制药公司,其专注于“革新疗法”,在丙肝、乙肝、艾滋病等领域曾推出多款超级重磅新药,成为全球抗病毒领域的霸主。

成立之初,其创始人奥丹的核心定位就是抗病毒治疗,为了做好抗病毒药物。玩创新药是一种高风险投资,投入高,周期长。成立8年内,该公司均没有盈利。

2001年吉利德首款抗艾滋病药物替诺福韦(Viread)上市,迅速打开HIV药物市场,将HIV药物市场霸主葛兰素史克拉下马。两年后,吉利德拿下了艾滋病制药公司Triangle,并把Triangle旗下的药物做成爆款,成了公司的摇钱树。

真正的逆袭绕不开2011年那桩震惊华尔街的收购。当年,吉利德以1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尚未盈利的Pharmasset公司,拿下了后者正在研发的几款丙肝新药。

2013年,“吉一代”索华迪(索磷布韦)获美国FDA批准,上市第一年销售额超过100亿美元。索华迪加上后续上市的“吉二代”夏帆宁(来迪派韦索磷布韦)、“吉三代”丙通沙(索磷布韦维帕他韦),终结了丙肝不可治愈的历史。

这几款丙肝药物的豪赌成功,一举将吉利德推到全球制药企业前十之列。2015年,吉利德全年销售额达303.9亿美元,市值在当年冲至1600亿美元的顶峰。

时至今日,吉利德已经是抗病毒药物领域绝对的霸主,在艾滋病、丙肝、乙肝等领域几乎都占据了统治级地位,甚至被誉为制药界的“苹果”。在2019年《财富》美国500强排名中,吉利德排在第139位,年营收约221亿美元,净利润约55亿美元。

这与其舍得投入做研发颇多关联。材料显示,吉利德在全球有11000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有6000人左右,占比近55%,市场销售人员不到3000人。

2019年年报显示,吉利德全年研发投入高达91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度仅为50亿美元。对于研发投入逆势大增,吉利德称,主要因与Galapagos公司签订的涉及39.2亿美元的全球研发合作协议预付款和许可费用。

业绩承压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随着丙肝患者数量减少,丙肝药物市场萎缩,吉利德遭遇增长的瓶颈。2016―2018年间,吉利德的业绩与股价双双下行,至2019年,其业绩依旧承压。

2月4日,吉利德2019年财务报告出炉。去年全年,吉利德全球总收入224.49亿美元,较2018年度的221亿美元同比微增1.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86亿美元,同比下滑1.26%。

分业务线来看,曾占半壁江山的丙肝药销售继续衰退,2019年销售收入仅29.36亿美元,继续同比下降20%。随着更多慢性丙肝患者被治愈,丙肝产品线销量下降已在吉利德的预料之中。同期,艾滋病药物销售收入164.38亿美元,同比增长12%,占总收入的比重提升至73%,已成为眼下吉利德最核心的业务板块。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吉利德的主要产品大多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下滑,必妥维(比克恩丙诺片)、韦立得(丙酚替诺福韦片)和细胞疗法Yescarta是为数不多表现亮眼的产品。

其中,必妥维在去年实现47.38亿美元的销售额,同比增长300%。这款“四合一”的抗HIV新药以强劲的增长弥补了其他产品的全线下滑。乙肝药物韦立得也因在中国获批打开了全球最大的市场,实现了52%的增长,销售额增至4.88亿美元。吉利德预计,随着对美国市场的渗透和中国市场的拉动,Vemlidy在2022年或可实现10亿美元收入。

做大中国市场增量

2月5日,中日友好医院王辰、曹彬团队在武汉宣布启动瑞德西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临床研究,计划入组患者共761例。此次临床试验由两部分组成,分别评价瑞德西韦用于治疗轻―中度新冠肺炎患者和住院重症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2月5日晚间,吉利德在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确认,在武汉开展的两项临床研究所需的瑞德西韦,由吉利德无偿提供,利用自有库存满足“同情用药”和临床研究的需求。

“瑞德西韦是在研药物,这意味着它作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被确定。吉利德正尽一切可能与中国、美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开展密切沟通和合作,以便能够尽快确定瑞德西韦作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吉利德回复称。

在此临床试验启动前的2月4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通告称,该所于1月21日就美国吉利德公司(Gilead)的专利药物瑞德西韦,向国内有关方面申报了“抗 2019 新型冠状病毒用途”的中国发明专利。

瑞德西韦的专利归属随后引发争议。针对该话题,吉利德公开声明称,吉利德研发了瑞德西韦,并在美国、中国及世界其他地区拥有专利。2016年,针对瑞德西韦在冠状病毒上的应用,吉利德在中国以及全球申请了更多的专利。在中国,对于冠状病毒应用的专利申请尚待批准。

对于吉利德而言,中国是其欧美之外未来重要的增量市场。尽管进入中国只有短短3年时间,吉利德已将旗下8款创新药引进中国市场,其中有4款新药在2019年底通过谈判顺利被纳入全国医保目录,分别是乙肝药韦立得、丙肝“神药”丙通沙和夏帆宁、艾滋病药物捷扶康。

2020年1月,吉利德中国区总经理罗永庆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吉利德的全球销售额中,中国市场所占比重还很小,但中国市场非常重要,“我们在美国已有的艾滋病药在中国也全部获批了,乙肝、丙肝的主要产品都已经引入到中国。随着新药审评加速,更多已经在美国上市的药物会越来越快进入中国。”

“商业回报是迟早的事情。我们现在更看重怎样把有巨大未被满足的需求引入到中国,并提高这些药物的可及性。”罗永庆说。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