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研发投入占比低于15%“硬杠杠” 圣湘生物仍火速冲刺科创板

2020-03-19 00:06:32 作者:《》张伟 来源:投资者网
投资者网 更多文章>>
从接受上市辅导到获上交所问询,前后不到3个月,圣湘生物创下科创板受理时间最短的纪录,但其研发投入尚未满足科创板有关“近三年研发投入在同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不低于15%”的要求。

(原标题:研发投入占比低于15%“硬杠杠” 圣湘生物仍火速冲刺科创板)

《投资者网》张伟

有消息称,3月16日,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圣湘生物”)科创板IPO申请已被上交所问询。这距圣湘生物在上交所官网披露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才过去12天。

在这之前,有关方面曾先后出台文件,鼓励参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企业到科创板上市。受此利好政策影响,圣湘生物有望成为继东方生物(688298.SH)之后,今年第二家登陆科创板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企业。

创始人持股高达45%

据圣湘生物官网信息显示,公司是一家以自主创新基因技术为核心,集诊断试剂、仪器研发生产销售和第三方医学检验服务于一体的体外诊断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20年2月29日,圣湘生物提供的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已供往湖北、湖南、北京、上海等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疫情防控一线,已发货近400万人份,其中约54万人份供往湖北疫情防控一线,近10万人份供往国际市场。

圣湘生物的“抗疫”成绩如此突出,其实与其创始人、控股股东戴立忠有很大的关系。公开信息显示,戴立忠毕业于北京大学化系,后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并于2000年成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之后,戴立忠还在美国主持、参与多项重大核酸诊断产品的技术研发与更新。

2008年,戴立忠回国创业,成立圣湘生物,并带头自主开发了多项与癌症、传染病相关的筛查产品。据上交所官网显示,戴立忠目前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圣湘生物44.9%的股份,直接持有公司35.14%股份,间接控制公司9.76%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圣湘生物的第三大股东朱锦伟(持股比例9.45%)曾是九芝堂(000989.SZ)、千金药业(600479.SH)等A股上市公司的董事。同时他还是新三板公司金达莱(830777.NEEQ)的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3.41%。上交所官网显示,金达莱曾于2019年4月15日报送招股说明书,拟登陆科创板,结果在2019年11月20日被终止审查。

曾因承担连带责任陷低谷

戴立忠带领圣湘生物走到今天,并非一帆风顺,有的经历也曾让圣湘生物的发展举步维艰。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圣湘生物注册成立时,其第一大股东长沙高新开发区泓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泓湘生物”)持有圣湘生物60%的股份,戴立忠持有圣湘生物40%的股份。

2011 年至 2012 年间,泓湘生物法定代表人李迟康向交通银行湖南省分行等金融机构共计借款2.44 亿元,圣湘生物作为这两笔借款的担保方之一,负有连带担保责任。经法院判决,圣湘生物须承担最高1.17 亿元的连带清偿责任。这两项纠纷也导致其“土地、房产、存款等多项资产被扣押、查封或冻结,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圣湘生物有限偿还400万元后,戴立忠和圣湘生物原股东选择“由全体股东按持股比例共同承担”的方式偿还了这笔债务。此后,公司多次将戴立忠等股东的应收账款及利息转换为债权转让款,并最终将这笔债务解决。

与此同时,圣湘生物也加快了股改步伐。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多次进行增资扩股和股权变更,相继引进了朱锦伟、陈邦、帅放文和前海白石、信达资产等个人股东或机构股东。公开资料显示,陈邦、帅放文目前分别担任爱尔眼科(300015.SZ)和尔康制药(300267.SZ)的董事长。

一切准备就绪后,圣湘生物发起了向科创板冲刺的征程,于2019年12月26日开始接受上市辅导。从接受辅导到获上交所问询,前后还不到3个月,创下了科创板受理时间最短的纪录。

研发投入占比低于15%“硬杠杠”

虽然,政策利好加快了圣湘生物上市的审核速度,但其本身还是存在研发占比逐年走低、业务“偏科”等问题。

科创板上市规则的财务指标一项明确要求:“近三年研发投入在同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不低于15%”。可以说,15%是一个硬杠杠。但从过去几年的数据来看,圣湘生物这一指标明显偏低,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逐年下降,销售费用占比却逐年增加。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的研发费用为0.28亿元、0.36亿元和0.39亿元,同期总收入为2.25亿元、3.03亿元和3.65亿元,研发费用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12.31%、11.76%和10.66%,呈逐年下降趋势。

而作为科创板的申请企业,研发投入是一项重要的考量标准,这一指标关乎公司的科技含量及发展前景。

与此同时,圣湘生物的销售费用却逐年增加。财务数据显示,公司销售费用从2017年的0.7亿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1.23亿元,销售费用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一直维持在32%左右。

在销售费用高企的情况下,其产品销售业绩也未齐头并进,反而出现了“偏科”的情况。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产品主要分为试剂(含核算检测试剂、生化诊断试剂和提取试剂)仪器和检测服务。

其中,试剂销量从2017年的1.27亿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2.52亿元,接近翻番,同期试剂销售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从2017年的57.96%增加到了2019年的70.17%,同期的仪器销售收入只从 0.6亿元增加到了0.71亿元,检测服务收入从0.32亿元增加到了0.36亿元,仪器销售收入和检测服务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投资者网》就“将来是否以试剂销售为主,仪器、检测服务为辅的营销战略”等问题致函圣湘生物,对方仅表示:“目前尚属静默期,不便于接受访问。”(思维财经出品)■

圣湘生物

声明:投资者网&思维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