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国际财讯 - 正文

Archegos爆仓风暴持续发酵:赔47亿美元的最大输家瑞信推四大举措 高层换血兼薪酬重罚能否安抚市场和股东?

(原标题:Archegos爆仓风暴持续发酵:赔47亿美元的最大输家瑞信推四大举措 高层换血兼薪酬重罚能否安抚市场和股东?)

瑞士信贷CEO Thomas Gottstein称,本次事件“不可接受”,又表示“通过供应链金融最近发生的事件,意识到这些事件引起了股东的巨大忧虑。”

因卷入美国家族办公室Archegos渠道融资事件,位属全球投行“九大”的瑞士信贷(以下简称“瑞信”)宣布为此损失约47亿美元,并震动了其管理体系。面对股东们的大谴责,该银行于当地时间4月6日宣布了四项“自治”措施,对4月30日的年度股东大会提案进行了诸多紧急修改。

相关自治措施包括对执行董事会的“重锤惩罚”,即撤换投资银行负责人、撤换首席风控及合规官、撤销予董事会主席150万瑞郎(约160万美元)的薪酬建议、撤销对执行董事会2020财年合计超过4300万美元的短期激励和未来三年的长期激励。该银行又宣布将上一财年的派息削减三分之二,并承诺了一项由第三方介入的全面调查。

瑞士信贷大股东Harris Associates已在上周表态谴责该银行治理不善,因此最新的系列措施很可能是对股东谴责的回应。此外,瑞信也同意向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支付34.5万美元罚款。

四大举措安抚股东和市场情绪

成立于1856年、总部位于瑞士苏黎世的瑞士信贷,现为全球最知名、体量最大的综合性银行之一。该银行将在今年4月30日举行年度股东会议(AGM),然而突发的巨额亏损可能令这场会议成为股东“群起而攻之”的场合。面对可以预见的抗议,该公司“先发制人”在4月6日拿出了一整套自治方案。

第一项举措是对执行董事会进行薪酬“大惩罚”。执行董事会目前共有11名成员,在2020年获得薪酬合计高达6840万瑞郎(约7299万美元),而对新一年度的固定薪酬、短期激励、长期激励建议,原本为各3100万、1570万、2510万瑞郎。根据最新的董事会决议,去年的短期激励和属于2021年发放份额的长期激励全数取消,合计4080万瑞郎(约4300万美元)。此外,现任集团董事会主席Urs Rohner已自行提出,放弃原本高达150万瑞郎(约160万美元)的“主席费”。不过,已经在董事会任职12年的Urs Rohner,在4月底刚好将期满离职,继任者是António Horta-Osório,他现任劳埃德银行集团的CEO。

第二项举措是撤换执行董事会直接相关成员并调整治理架构。现任投资银行部CEO Brain Chin、首席风险及合规官Lara Waner将辞职,分别于4月30日和4月6日生效。公告称:“董事会相信这符合股东最佳利益,目前内部调查正在进行,结果有待公布。”

最令市场感到惊讶的是瑞信同时调整了“首席风险及合规官”这一职位。2020年,瑞信将“风控”与“合规”进行合并,Lara Waner于8月担任该职位。然而,经过近期的负面消息震荡,瑞士信贷决定拆分两个部门,继任的临时合规主管为Thomas Grotzer、临时风险主管为Joachim Oechslin。

第三项举措是减少派息。瑞士信贷原计划拿出约12.9亿瑞郎进行股东派息,然而最新决定削减大约2/3,仅将派息每股0.1瑞郎,令公司多留存8.5亿瑞郎在资本账户上。

第四项举措是安排第三方调查。瑞士信贷称,本次调查将不仅局限在Archegos事件,还将扩展到汲取教训。瑞士信贷CEO Thomas Gottstein称,本次事件“不可接受”,又表示“通过供应链金融最近发生的事件,意识到这些事件引起了股东的巨大忧虑。”

瑞信银行多次触碰风控高压线

根据瑞士信贷2020财年报告,该公司期内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26.7亿瑞郎(约28.5亿美元)。根据瑞士信贷最新的估算,与Archegos的交易将亏损共47亿美元,这意味着经此一役,将抹去该公司一年多的利润。不过,这笔亏损将分批记账,瑞士信贷称对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已经记账9亿瑞郎。

市场将本次事件与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在四个月内巨亏46亿美元的事件相比,认为其将载入金融史册。金融史上存在不少因巨额风控亏损而“下台”的投资银行家,而Brain Chin和Lara Waner将名列其中。

根据Brain Chin的简历,他现年44岁,是美国公民,曾在会计事务所PWC从事资本市场咨询、在德勤从事证券化交易。2003年加入瑞士信贷后,曾辗转于投资银行部的多种岗位,直到2020年8月担任投资银行部CEO。

而Lara Waner现年54岁,是一名澳大利亚和美国双国籍公民。其职业初期在未合并前的电话公司AT&T担任多个金融和运营职位,但在1999年决意转行进入投资银行。她的投资银行生涯起步于股票分析员,先于雷曼兄弟做起,在2002年加入瑞士信贷,之后转战固定收益部,并在2010年起先后成为投资银行部的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之后成为首席合规和监管事务官。2019年起,她成为瑞信美国部门的董事会成员,同时担任起首席风险官,直到2020年8月,进一步将职权扩大至合规、成为该集团第一个首席风险与合规官。

瑞士信贷过去的3月份可谓风雨兼程。月初,该公司供应链金融伙伴英国融资公司Greensill宣布破产,留下对瑞士信贷的14亿美元不良贷款。瑞士信贷此前为Greensill通过基金进行了渠道融资,并在Greensill经营不善的情况下为此冻结了总额100亿美元的数只基金,这一举动也令瑞士信贷的客户声誉饱受损毁。

瑞信现大股东Harris Associates也对瑞信近期表现强烈不满,该公司首席投资官David Herro在上周的一封电邮中曾建议瑞信现任主席Urs Rohner停止领取报酬。

银行风暴仍在发酵

美国家族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于3月下旬突然遭受巨额股票衍生品“爆仓”,对其进行渠道融资的投资银行随即通过抛售抵押品股票止损,但仍受损失。根据目前市场信息,瑞士信贷是其中“最大输家”,其次,日本野村证券、三菱UFJ或涉亏损分别20亿美元、3亿美元,另外高盛、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等都纷纷涉事、但亏损数额尚未公开。

摩根大通早前曾预估,所有银行在此次事件中的亏损将为50亿至100亿美元,这反映除了瑞士信贷、野村、三菱UFJ的公布以外,还有一些银行并未披露相关亏损。

瑞信、美银、高盛、巴克莱、德银、摩根大通、花旗、摩根士丹利、瑞银,被市场称为“大投行(bulge bracket)”,反映它们比精品投行的业务更综合。事实上,瑞信银行除了投行业务,资产管理规模惊人,截至2020年底,其AUM(管理资产)为15119亿瑞郎(约16133.5亿美元)。根据市场消息,目前上述被市场称为“九大”的投行中,有一半都与Archegos有股票衍生品合约。

不过,瑞信目前在市场上的股、债危机似乎暂时已经度过。4月6日欧洲市场开市后,瑞信股价企稳并有所回升。在债市方面,国际评级公司标普仅将该公司评级看法从“稳定”下调到“负面”,但集团的长期评级仍然是BBB+,主要的运营部分评级是A+。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江月 编辑:陈庆梅)

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
证券之星微信
APP下载
下载证券之星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网站导航 |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诚聘英才 | 征稿启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用户反馈
欢迎访问证券之星!请点此与我们联系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