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广生堂净利连续下滑背后:突击研发 转型前景不明

2018-10-09 05:16:28 作者:章遇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摘要] 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推进的背景下,面对乙肝药物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广生堂能否在未来扭转业绩表现不佳的态势,支撑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转型?

近日,广生堂(300436.SZ)先后披露其在研的两个全球创新药GST-HG161、GST-HG141取得重大进展。

“公司正积极转型创新型药企。”广生堂在互动平台上称。2016年前后,这家主营抗乙肝病毒药物的企业,决心从仿制向创新转型,在研发管线上立项布局了数款号称“全球创新”的一类新药。

不过,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平平,接连递出的好消息并未给其低迷的股价带来提振。这背后,或与其持续萎靡的经营业绩相关。

自2015年上市后,广生堂的业绩开始变脸,连年下滑。据2018年年中报,广生堂的业绩降幅扩大至84%,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只剩下433万元。

而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推进的背景下,面对乙肝药物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广生堂能否在未来扭转业绩表现不佳的态势,支撑从仿制药到创新药的转型?

突击研发

位于闽东宁德市的广生堂是福建省第一家A股上市的民营药企,其前身是闽东第二制药厂。2001年,福建奥华集团收购闽东第二制药厂,成立了广生堂药业。

早期的广生堂以中成药和保健品起家,主要销售茵白肝炎胶囊、灵芝胶囊、降压茶、千百姿减肥茶等。2007年拿到仿制阿德福韦酯的批文后,才将主营业务转向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

广生堂是典型的家族控股企业。目前,实际控制人李国平直接持股10.13%,通过福奥华集团间接持股24.83%;其妻子叶理青和弟弟李国栋分别持股10.62%、5.31%,位列第二、第五大股东。

从产品线来看,广生堂是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拥有阿德福韦酯、拉米夫定、恩替卡韦、替诺福韦四大核苷类抗乙肝病毒药物的企业,其收入全部来自于这四大产品。

中报数据显示,2018年1–6月,广生堂实现营业收入1.62亿元,同比增长8.04%;归母净利润433万元,同比直降84.13%。

其中,恩替卡韦上半年销售1.04亿元,占比64.03%,是广生堂当前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主力品种。阿德福韦酯、拉米夫定和替诺福韦分别实现销售额2088万元、1207万元、2540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2.87%、7.44%、15.66%。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广生堂直指,公司坚定向创新药企转型,立项推进多个全球一类创新药研发,同时开展多个主要产品一致性评价工作,导致持续的大额研发投入,短期内对公司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 2018年上半年,广生堂研发投入金额6158.12万元,同比增长71.83%,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37.95%。而2016年、2017年,广生堂的研发投入也有6819.31万元、7533.2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亦高至21.8%、25.44%。

虽然总投入金额看着不大,但在公司营收规模尚小的情况下,如此高比例的研发投入无疑对经营利润造成大幅侵蚀。

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2013–2015年,广生堂的研发投入仅分别为1555万元、1797万元和2626万元。在2016年之前,广生堂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金额不过一两千万元,所投入项目亦均为仿制药。

不难发现,自2016年起,广生堂在研发上进行“突击式”投入。这背后,除开展四个主要产品的一致性评价工作,还包括四个一类新药的立项研发。

目前,全球范围内尚未有能够治愈乙肝的药物上市。作为主流治疗用药的核苷类药物,可以控制乙肝病毒,但尚不能实现以停药为目的的功能性治愈。

据了解,广生堂曾提出一个乙肝功能性治愈的“登峰计划”,并于2016年立项研发两个乙肝功能性治愈新药GST-HG131和GST-HG141。就在同一年,广生堂还一口气立项了另外两个一类新药,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炎的靶向药GST-HG151和抗肝癌靶向药GST-HG161。

由仿制转向创新,是当下诸多制药企业的热门选项。但外界更为关心的是,如此大额的研发投入,以公司本身的收入和利润规模,如何保证可持续性?

对此,广生堂方面回应称:“未来,公司将就一类新药的海外权益进行单独融资和寻求海外合作伙伴,以减少研发投入对公司业绩的影响。”

颓势难掩

新药的研发是否能够开花结果言之尚早,但现有主业的颓势已非常明显。

因为一直聚集于乙肝治疗领域,广生堂在上市之初曾被资本市场赋予“小而美”的期许。鉴于肝病治疗的广阔市场,广生堂自身亦提出过要做“中国吉利德”的发展目标。但单薄的产品线,终成为其增长的最大掣肘。

2016年起,广生堂的收入端开始出现疲态。当年,广生堂实现营收3.13亿元,同比仅小幅微增1.28%。而2017年,广生堂仅收入2.96亿元,同比下降5.36%。

利润端的情况则更是糟糕。2015年上市当年,广生堂实现1.03亿元的净利润,已是其历年以来利润的峰值,此后便一路下滑。2016年、2017年,公司净利润仅为6641万元、3356万元,分别同比下滑35.83%、49.46%。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降幅更是扩大至84%。

“虽然坐拥四大核苷类药物,看起来在乙肝治疗领域产品线齐全,但这几个产品实际上有换代更迭的关系。新产品的放量扩张往往以老产品的销量萎缩为代价,此消彼长。”某公募基金医药行业分析师李洋(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

广生堂的销售数据印证了这一说法。近几年,核心品种恩替卡韦(恩甘定)保持着增长,而阿德福韦酯(阿甘定)和拉米夫定(贺甘定)均出现了不同幅度的销量萎缩下滑。

2017年5月,广生堂的替诺福韦胶囊(福甘定)获批上市,成为该品种中针对乙肝适应症的 “首仿”。作为新一代的核苷类药物,替诺福韦被寄予厚望。

而残酷的现实是,无论是替诺福韦还是恩替卡韦,都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对手既包括施贵宝、葛兰素史克、吉利德等跨国制药巨头,也包括正大天晴、齐鲁制药等国内劲敌。

以替诺福韦为例,国内申报仿制的企业多达40家。除了广生堂,目前还有成都倍特、正大天晴和齐鲁制药的替诺福韦均已获批。更重要的是,后三家企业都已率先通过一致性评价。

而广生堂的一致性评价起步较晚。截至2018年6月,其四个产品均未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据广生堂披露,其恩替卡韦胶囊一致性评价已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替诺福韦胶囊已完成BE(生物等效性研究)临床试验主体研究,正在进行最终的临床总结。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近日流出的国家集中采购试点方案中,首批带量采购清单涉及33个一致性评价品种,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赫然在列。

“没通过一致性评价,就无缘参与这次带量采购的招标。”李洋分析认为,“福甘定虽说是首仿,但并没有享受到市场独占期的红利,一致性评价的进度也落后一大截,在竞争中已处于劣势。唯一的优势可能只有价格了,过去它也一直靠的低价策略。”

尝试外延并购

广生堂的转型启动得有些晚。

2016年,广生堂高调押注创新药研发,一口气立项4款一类新药,瞄准全新靶点或新作用机制。由于自身在研发资源和经验积累方面存在短板,广生堂与药明康德签订了合作协议,四个一类新药项目均采用合作研发模式。

近期,广生堂发布公告披露了最新的研发进展,抗肝癌靶向药GST-HG161的临床试验申请已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而另一个乙肝功能性治愈新药GST-HG141已选定临床前候选化合物,进入IND(临床注册申报)开发阶段。

资本市场对此反应平平。“新药研发是个高投入高风险的活动,成功的几率向来很小。这两个项目都还在临床阶段,属于早期项目,能不能进入临床都还不知道,结果有很大不确定性。”李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看来,更多只是个概念。”

2017年4月,广生堂发布的一项定增预案则透露了其向下游拓展医疗服务的野心。

公告显示,公司拟定向增发募资10亿元,用于国际化制药基地建设和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建设两个项目。

其中,国际化制药基地建设项目建成后将形成固体口服制剂2.5亿片、粒/年,自用原料药58吨/年的生产能力。同时,拟通过与和睦家医疗合作,在福州新建一所高端妇儿保健医院,总投资金额5.83亿元,预计床位326张。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早在2015年10月,广生堂已与北京博奥生物集团(国家生物芯片工程中心)建立战略合作,并与其下属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合资成立福建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欲打造福建省基因检测技术公共服务平台。

“公司计划在肝病领域升级制造能力的同时,与博奥生物、RGI、和睦家医疗等国内外知名医疗机构合作,聚合全球领先技术和产业资源,布局人类遗传基因研究、生殖科学、高端妇儿医疗产业链。”广生堂指。

外延并购方面,广生堂亦有尝试。

今年6月,广生堂以9693.75万元收购了福建奥兴投资(大股东旗下投资企业)、章之俊持有的江苏中兴药业合计82.5%股权。资料显示,中兴药业主要生产销售保肝护肝系列产品,是国内较大的水飞蓟制剂生产企业之一。

但值得注意的是,该交易并未作任何业绩承诺,而整体估值1.175亿元的中兴药业2017年仅实现净利润239万元,净资产仅1964万元。

上证指数 最新: 2597.97 涨跌幅: 0.16%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