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激进投资业绩承压 海南制药遭资本滑铁卢

2018-10-09 05:12:13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更多文章>>

入主海南海药(000566.SZ)16年,擅长投资的刘悉承最近遭遇多事之秋,在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大幅下滑的情况下,亦为自己过往的投资行为买单。

9月28日,海南海药公告称,因超比例持股未及时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海南海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药投资”)及相关董事、高管收到证监会黑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被予以警告并罚款。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海南海药近年来持续进行投资并购,炒股、理财、投资PE和工程项目以及购买房产“一个不少”。但另一方面,今年上半年以来,刘悉承先是出售旗下万里股份(600847.SZ)的上市“壳资源”,而后又在对海南本地拟IPO药企—海口奇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力制药”)的收购中铩羽而归,被迫终止。

“终止重组是经审慎研究,并与相关各方一致协商的结果。”海南海药书面回复时代周报记者时指出,该结果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亦不会影响未来的发展战略。

持股未及时报告被罚

此次子公司因超比例持股遭证监会处罚起因于2017年海南海药的炒股行为。

根据公告,经各自账户累计买入,2017年9月15日,海药投资、海药联营企业中国抗体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抗体”)的子公司海南赛乐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赛乐敏”)和深圳赛乐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赛乐敏”),3家企业成为一致行动人后,此时,共同持有人民同泰(600829.SH)已发行的股份达5.39%,应当在3日内履行报告、通知,并公告义务,但直至今年2月7日,才履行报告、通知,并公告义务。

按照《证券法》第八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在2017年9月15日至2018年2月7日期限内,3家一致行动人不得再买卖人民同泰公司股票,但海药投资在上述限制期内,于2017年9月27日卖出人民同泰197.70万股,卖出金额2436.61万元。

虽然持有人民同泰的股权遭证监会调查,但海南海药并未全部减持。当前,2018年半年报均已陆续披露完毕,包含上述持股平台在内,海南海药的系列子公司仍然持有人民同泰及金明精机(300281.SZ)、金陵药业(000919.SZ)等多家上市公司股票。

据人民同泰公告,2018年9月12日、13日,海南赛乐敏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共减持公司股份26.08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0.045%。减持后,海药投资、深圳赛乐敏、海南赛乐敏合计持有人民同泰4.9999%股份。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截至2018年6月30日,在金明精机方面,海药投资持股4.20%,位列第四大股东;在金陵药业方面,海南海药控股子公司湖南廉桥药都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廉桥药都”)持有其298.33万股,占比0.59%。据海南海药半年报,公司还持有东洋药业(0415)和上海复旦(01385)(01385.HK)的股权。

实际上,早在2017年7月,海南海药就披露公告称,公司以不超过6亿元的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此举的目的是,为推进公司产业布局,提升公司竞争力,“在不影响公司及子公司正常经营及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二级市场积极寻找战略性证券投资机会”。

如今回过头来看,市场行情已发生骤变。据海南海药2018年半年报披露,报告期内的证券投资情况显示,持有的人民同泰、金明精机、金陵药业、东洋药业和上海复旦及其他的境内外股票,最初投资成本合计为6.78亿元,期末账面价值仅有3.46亿元,本期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达-2.18亿元,计入权益的累计公允价值变动达-2.19亿元。

对于此次炒股的公允价值变动给2018年上半年业绩带来哪些影响,是否侵蚀了公司净利润,海南海药并未对时代周报记者予以回应。

投资规模持续扩大

除炒股外,这几年海南海药在购买理财产品、房产以及参与PE投资等方面均有涉猎,同时公司在建项目规模较大,这些投资资金都非小数目。

“近年来,该公司在项目建设、理财投资、股权投资方面存在持续资本性支出,投资现金流出量较大。”今年6月,海南海药在其发布的2017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跟踪评级报告(以下简称:评级报告)中指出。

评级报告指,跟踪期内,海南海药对外股权投资、理财产品投资规模仍大,且在建项目较多,“若相关投资回报无法达到预期,可能会对公司偿债和盈利能力产生负面影响”。

2017年9月,海南海药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同意子公司海口市制药厂有限公司、海药大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廉桥药都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购买银行保本理财产品,额度分别不超过1.5亿元、14亿元、4.5亿元。

2018年半年报显示,海南海药购买理财产品的金额达5.98亿元,上期发生额则为14亿元;理财产品赎回达6.04亿元,上期发生额为16.58亿元。

PE投资方面,9月21日,海南海药公告称,海药投资出资4000万元参与投资杭州杏泽兴福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其有限合伙人。

在此之前,8月15日,海南海药宣布投资跨界农业,通过海药投资拟以2000万元购买海南本地上市企业神农基因(300189.SZ)子公司海南波莲水稻基因公司112.35万股股份(占比1.4409%)。

据海南海药公告,上述公司研究遗传智能化育种技术多年,“该项目在研产品市场前景广阔”。不过外界认为,此项投资期限较长,仍可能存在投资收益不达预期的风险。

此外,海南海药还购买房产。时代周报记者梳理,2016年10月,公司曾耗资1.06亿元,购买北京市东城区南竹杆胡同一处房产;2017年9月,又耗资3.85亿元购买重庆的浙商大厦。

今年7月底,海南海药宣布,拟以自有或者自筹2.2亿元购买大股东深圳市南方同正投资有限公司子公司持有的海药花园一期的部分房产,用作公司核心人员激励。此次交易,南方同正在背后获利。

据评级报告显示,海南海药目前主要在建项目包括年产200吨头孢克洛粗品生产线、海南海药生物医药产业园等,目前在建项目计划总投资金额21.68亿元,截至2018年3月末已投资10.24亿元,资金来源包括募集资金、自筹及金融机构贷款等,“公司后续仍有较多资金投入需求,需关注相关资金获取压力”。

主营业务承压

在一系列投资及并购的背后,海南海药自身经营业绩压力凸显。

9月14日,海南海药披露称,终止收购奇力制药100%股权。对于此次收购终止的理由,海南海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期医药行业并购市场发生较大变化,公司与交易对方对标的公司估值未最终达成一致。”

事实上,自今年5月份海南海药披露收购奇力制药的交易预案后,市场对此项收购就存在争议,主要是奇力制药未设置业绩承诺,有分析师指出存在业绩或不及预期的风险。

同时,此项收购耗资达21.42亿元,海南海药本计划将原募集资金项目“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项目”暂未投入的全部募集资金17.23 亿元的用途变更为收购奇力制药。

“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项目”源于2016年非公开发行,海南海药拟投入募资额17亿元用于该项目。直至2018年4月30日,这笔募资仅使用2000多万元,约占1.38%。海南海药于9月21日公告称,终止变更上述募投项目的资金用于股权收购事项。

更关键的是,布局近3年,海南海药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业务始终未能成为公司的主要盈利支撑。对此,海南海药仍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公司目前具有互联网医疗竞争优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奇力制药与海南海药之间的产品线存在协同。海南海药意图通过收购,提升自身的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

然而,交易预案显示,受医保控费、药费占比控制等行业管控因素,以及市场竞争影响,标的公司部分产品售价可能出现下降,对业绩增长造成不利影响。同时,这些因素和影响,对海南海药的核心产品销售构成压力。

2017年年报显示,在海南海药超过18亿元的营收中,传统业务头孢制剂系列和原料药及中间体等仍然是主要贡献者;2018半年报显示,海南海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只有3068.10万元,同比下滑达49.09%。

海南海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扣非净利润的同比降低有多方原因,“包括公司在报告期内加大了对终端市场的开拓和掌控,减少市场中间环节,增加销售费用投入,以及新增研发项目投入增加等”。

上证指数 最新: 2597.97 涨跌幅: 0.16%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