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决策层发文引债转股落地遐想:要不要讨论下影响股

2016-08-24 11:30:29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海证券报 更多文章>>

近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意见》明确了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如创新融资机制,畅通投资项目融资渠道;完善政府投资体制,发挥好政府投资的引导和带动作用等。但《意见》中最值得关注的,则是“开展金融机构以适当方式依法持有企业股权的试点”这句话。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继推出银行投贷联动试点后,又一个谈论已久的金融机构持有企业股权的试点——债转股也即将落地。

早在今年年初,关于推出债转股的讨论就非常热烈,“两会”期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表示“探索利用市场化的办法进行债转股”。但市场关于推出债转股的意见分歧较大,直到5月份刊登在人民日报的“权威人士”讲话中提及“对那些确实无法救的企业,该关闭的就坚决关闭,该破产的要依法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后,市场认为这表明决策层对债转股持谨慎态度,关于债转股的讨论也就此消减了不少。此次《意见》中再次释放推出债转股试点的信号,又引发市场新的猜想。

债转股并非“一转即灵”

是否应该推出、应当如何看待债转股?这些问题都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招商证券首席金融行业研究员马鲲鹏认为,债转股对银行来说是利好,其大规模铺开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一是根据估算,债转股资产不良回收率高于银行通过传统方式直接转让该资产的回收率近 10 个百分点;二是相较于债权,持有股权能为银行提供“以时间换空间”、深度介入并推动部分产能过剩行业整合的最佳工具;三是债转股较为弹性的处置方式为“调结构、稳增长” 等微妙的政策目标营造了更多的可能性和操作空间等。

但对债转股持谨慎态度的声音也不在少数,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指出,债权转股权并非“一转即灵”,大面积推广债转股不仅会使银行丧失基本的“造血”功能,而且将波及银行客户的根本权益,贷款变股东将会动摇银行稳健经营的根基。

一位国有大行的资深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根据上世纪90年代债转股的经验表明,彼时转股企业共500户左右,转股规模约4000亿,最终真正通过转股走出困境的企业只占总转股企业的一半,余下的企业中途仍出清或破产。债转股能缓释债务风险,但很难化解风险,最终的结果只是让银行有更长的时间核销坏账,防止风险短期集中爆发。

同样,对企业而言,债转股并非完全是减轻债务的灵丹妙药,依靠债转股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空间有限。一位经历过上一轮债转股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的高管向记者算了一笔账,若债转股主要针对产能过剩的行业,尤其是煤炭、钢铁领域,根据测算,前十大煤炭企业与前十大钢铁企业在其行业中的产能占到一半以上,有息负债总规模分别为6000亿元和9000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达65%和75%;而净资产规模分别约为8000多亿和不到600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净资产中还包括流动性差的无形资产和法定重估增值部分等虚增资产。这就意味着,如果转股规模过多,银行将成为企业大股东,甚至是第一大股东,于银行、企业来说都不利。

“因此,本轮债转股规模不能太大,合理的转股区间应该是4000亿-1万亿。”上述 AMC人士称。

解决银行资本消耗方案:股权出表

如果在决策层决定推出债转股试点的情况下,如何将债转股运用好则成为现实问题。而业内所形成的一个共识,则是本轮债转股成功的关键就是要市场化。

市场化不是一个口号,它有着实际内涵。上述AMC人士认为,市场化主要体现在四方面:一是参与主体的市场化,而不是随便搞“拉郎配”;二是交易意愿的市场化,有些企业只想着转股可以减轻或消除债务,却不想让债权人变为股东后,享有经营管理权,这不仅违反了《公司法》,也不算是交易意愿的市场化;三是定价的市场化,既然需要转股的企业是已经面临经营困难的企业,其资产估值就要大打折扣,因此,银行对其的债权规模也需要折价,再按照折价规模转股;四是事后管理的市场化,这与第二点有相通之处,就是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债权人成为股东后,就应享有股东的权利,尤其是对企业的经营管理权或决策权。

市场化虽然意味着政府要从中减少干预,但也并不意味着“无事可做”。马鲲鹏认为,当前商业银行自身的债转股实践仍以个案形式推进,未来要大规模铺开试点的前提仍是明确的顶层设计,这就要解决两大制约:首先是相对统一和标准化的债转股行业和公司标准需要建立;二是转股后银行较高的资本金消耗需要解决。

“考虑到直接修改银行持有股权资产的风险权重,与巴塞尔协议直接冲突,最理想的模式应该是将转股后的股权出表。”马鲲鹏称。

所谓的出表,即债转股后将股权出售给对接银行理财资金的资管计划,并由财政资金对资管计划进行担保以确保理财资金安全,担保可通过分级资管计划实现,理财资金认购优先、财政资金认购劣后,资管计划的资产端以债转股后的股权和固定收益产品为投向,以确保相对稳定的资金流。

此外,债转股试点的大规模铺开需要修改现行的《商业银行法》中关于商业银行不得持有非金融企业股权的条款,但实际中的具体修法方式,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可能会参考去年有关存贷比的修改模式,即采取专项修改议案的形式进行,进度较快。

不过,即便本轮债转股会成功,但预计也是“持久战”。上述国有大行人士称,上一轮债转股成功的企业通常只用了不到5年时间就走出困境,那是因为这些企业本事资质就不错,并且转股后遇到经济上行周期,尤其是房地产市场长达十多年的牛市带动不动产价格至少涨了10倍。“但现在的经济发展阶段让资产价格倍增的机会大大降低,此轮债转股的阵痛期会比上一轮更长”。

PS:债转股对银行,以及具体实施转股的企业乃至整个股市都会有深刻的影响。但在明确的方案出来前,讨论债转股的受益受损股都是耍流氓。

财富因子计划

财经头条

财富生活

热点推荐

新闻直通车
  • 股票
  • 热点

更多>>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