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人民币"入篮"打破国际货币“天花板” 机遇与挑战并存

2016-09-29 22:32:22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 更多文章>>

10月1日,人民币将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新的SDR五种构成货币中唯一的新兴经济体货币。“这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一个里程碑事件”,IMF总裁拉加德这样评论。

那么人民币纳入SDR到底意味着什么?它将给中国金融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人民币国际化道路还将面临什么挑战?

打破国际货币“天花板” 新兴经济体重要性凸显

曾在IMF工作二十多年的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塔米姆·巴尤米说,以前从未有过新兴经济体货币被IMF用作国际交易和借贷货币,人民币加入SDR“精英储备货币俱乐部”打破了这一金融“天花板”,具有重要历史意义,表明新兴经济体不仅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中日益重要,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重要性也日益上升。

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用以弥补成员国官方储备不足。人民币“入篮”后,其价值将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组成的货币篮子决定。

巴尤米指出,一国货币成为储备货币通常有两个原因:一是该货币发行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将该国货币作为储备货币有利于促进双边贸易和减少汇率风险;二是以该国货币计价的金融产品流动性好,便于在国际金融市场交易。他表示,IMF正是根据一国货币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重要性来决定其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

人民币顺利“入篮”,且确定的权重为10.92%,仅次于美元的41.73%和欧元的30.93%。这反映了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体现了崛起的新兴经济体在国际货币体系中话语权的上升,是对国际社会要求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回应。

巴尤米认为,人民币“入篮”使得SDR货币篮子更加多元化,更能反映当今世界主要货币构成,有利于增强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进一步完善国际货币体系。

人民币“入篮”将对中国金融市场产生深刻影响

人民币加入SDR是中国融入全球金融一体化进程的重要里程碑,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进入全新发展阶段的新起点,从这个时点开始,IMF成员国可以持有人民币资产以随时满足国际收支融资需求。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认为,人民币入篮对中国金融市场具有深刻影响,多项金融改革与开放措施将持续推进:

首先,提高市场准入与数据透明度。中国先后对境外央行类机构开放银行间债券和外汇市场,今年又扩大投资者范围,增加可投资产品,简化业务流程,股市互联互通机制也得以加强,“深港通”启动在即。

其次,改革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逐渐形成并完善“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中间价机制。

三是探索国债的持续稳定发行机制,形成稳定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吸引境外投资者进入。

另外,人民币国际化还需要全球支付清算体系支撑。目前,人民币清算行已在世界20多个主要国家和地区建立,遍及亚洲、欧洲、大洋洲、非洲、美洲,实现五大洲24小时全天候覆盖的人民币清算网络,可以说人民币已经完成全球化布局。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人民币加入SDR而采取的市场化改革措施将影响中国金融格局,这些措施既为解决入篮的技术障碍,也促使中国金融体系走向开放、直面挑战。人民币国际化,从根本上是要让人民币成为国际上通用的交易手段、计量单位和财富储存手段。中短期内,加入SDR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已经成为国际化货币;从中长期看,人民币加入SDR将有一定潜在利好,为金融机构的跨境业务带来发展空间。

解决世界货币难题还需中国智慧

对于造成当下国际货币体系内在不稳定的“特里芬难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世民书院院长李稻葵表示,美国货币当局因为本国经济复苏尚可就准备加息的情况,正是美元充当世界货币带来的“特里芬难题”的新体现。

李稻葵说,“特里芬难题”始终存在,只不过在不同历史时期表现不同。比如在历史上,美国根据自己的需要管控互联网泡沫收缩货币政策,导致经济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地区出现美元短缺,带来亚洲金融危机。而当前美国经济恢复情况相对其他发达国家而言还不错,美联储就开始考虑转向紧缩货币政策。但从世界经济的角度看,作为国际货币的美元还没到“被紧缩”的时候,因为世界经济并未完全恢复,需要更多流动性支持。

李稻葵指出,美国当局还是基本按照自身需要调整货币政策,对其外部性考虑不足,从而可能加剧世界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这恰恰是“特里芬难题”的本质:世界经济的发展超越了单一货币所能支持的程度。

李稻葵表示,在今年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上,中国方面反复提出扩大SDR使用范围,希望世界各主要国家增加以SDR计价的债券发行等,这些中国建议值得被认真对待。他说,如果不考虑中国智慧,世界经济和货币难题将很难解决。

国际化道路上机遇与挑战并存

“‘入篮’SDR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提升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来说,并非终点,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稻葵解释说:“SDR在国际货币储备中的比例还不大,在国际金融交易中的使用范围也有限,要取得重大进展,还需要时间,还要把握好航程。”

业内人士表示,人民币加入SDR后不一定马上引起资产配置的巨大变化,国际投资者会否增持人民币资产还取决于投资工具是否丰富、市场的开放程度、基础设施建设是否完备等因素。

彭 博有限合伙企业董事长高逸雅认为,从长远看,人民币的市场化程度越高,国际化水平就会越高,更富有弹性,便能够吸引更广泛的外国投资者和市场参与。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结算和投资货币的潜力是巨大的。

招商银行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则坦言,人民币要想在国际储备中占据一席之地,根本上还是要看人民币在国际应用中的接受度、便利性和流动性。

巴尤米认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和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影响力上升,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比重也将上升,但人民币要想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还需要中国进一步推动经济和金融改革,增强汇率灵活性,放松金融市场管制和开放资本账户。不过他也提醒,中国要注意把握好金融改革次序和开放节奏,过快开放资本账户可能带来金融风险。

巴尤米认为,如果中国金融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进展顺利,未来全球可能出现美元、欧元、人民币“三足鼎立”的储备货币格局。  

f点诊股

更多>>

上证指数 最新: 3064.08 涨跌幅: 0.07%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