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2017年CPI增速或高于2% 货币政策更依赖MLF

2017-01-11 09:24: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文章>>

(原标题:2017年CPI增速或高于2% “货币政策更依赖MLF”)

1月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CPI同比上涨2.1%,PPI同比上涨5.5%。

同时,2016年全年CPI同比上涨2.0%。市场预计,2016年GDP、M2分别约为6.7%、11.5%,即“M2-GDP-CPI”差值为2.8%。央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称,差值在2%~3%之间为合理。

这一差值究竟意味着什么?一个可能的逻辑是形成资产价格泡沫,但未反映在CPI之中。因此,未来防资产泡沫也显得较为重要。

另外,市场普遍预期2017年CPI同比涨幅将超过2%,原因包括未来PPI向CPI传导,医改等改革对服务价格推升作用及全球通胀预期等。

“(2017年)CPI保守估计至少到2.3~2.4%,因为有很多涨价因素还没完全体现,包括PPI向CPI的传导,高房价对房租影响进而影响CPI,另外全球总体通胀预期等。”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称。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解到,汇率、防控金融风险等都将成为货币政策的重要考虑因素。基于此,未来货币政策操作方面,调整利率、存款准备金率都存在制约,将更依赖中期借贷便利(MLF)、逆回购等操作手段。

防通胀、资产泡沫化压力并存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CPI同比上涨2.0%。目前国家统计局及央行尚未公布2016年GDP及M2增速。

据历史经验,M2和GDP、CPI存在一定关系,市场上对此存在多种说法:一是GDP、CPI增速之和等于M2增速;二是M2增速是GDP增速的两倍;三是M2增速等于GDP增速+CPI增速+常数,这也是更为普遍的说法。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1月10日表示,预计2016年中国GDP增速在6.7%左右,2016年全年CPI同比上涨2.0%,同时2016年11月末M2同比增长11.4%。多家机构人士均预计全年M2增速在11.3~11.5%之间。这意味着2016年M2增速高于GDP与CPI增速之和,差值约2.8%。

盛松成曾表示,合理的M2增速为GDP增速+CPI增速+2-3个百分点,只要在这个区间就合理。

M2增速与GDP及CPI增速的差值被部分人士认为是货币深化不足。“从学术的角度看体现为金融深化,我国货币化程度比较低,很多内容没有统计在GDP里,比如物物交换,使用物品交易,但不体现在GDP中。”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

另一种观点认为差值表明货币投放后形成资产泡沫,但未反应在CPI中。2014年11月以来,央行多次降准降息,但是2015年、2016年的CPI涨幅仅为1.4%、2.0%。市场有分析称通胀被低估,但形成资产泡沫,防通胀压力转变为资产泡沫压力。

伍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M2增速减GDP及CPI增速差额部分表现为资产价格上涨的逻辑是存在的。”作为理性投资者,如果觉得实体经济投资很难,当然会把钱投到短期内更易赚取收益的地方,且确实有投资人不太想投实体,也在寻找投资标的,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实体领域的投资环境。

市场人士分析,2016年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已经形成资产泡沫。2016年10月的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2016年12月召开的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着力防控资产泡沫。因此,2017年货币政策不仅要关注通胀,还应关注资产泡沫。

而在防控资产泡沫的同时,CPI在2017年上半年上行,甚至接近3%的通胀控制线。

货币政策操作路径

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2017CPI运行中枢将上移。

招商宏观团队分析称,由于春节错位因素的影响,2017年1月份CPI仍将显著上行。2017年CPI同比增速全年均值为2.2%,如果原油价格升至60元/桶,则均值为2.4%。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也表示,2017年CPI中枢大概率高于2%。如果2017年1~2月环比与2016年持平,则2017年CPI中枢将在2.5%。

“(2017年)CPI保守估计至少到2.3~2.4%,因为有很多涨价因素还没完全体现,包括PPI向CPI的传导,高房价对房租影响进而影响CPI,另外全球总体通胀预期等。”伍戈称。

温彬也表示,未来通胀预期不仅来自国内市场,下一阶段特朗普执政后,全球大宗商品都存在上升预期。“另外CPI中食品价格占主要因素,若未来食品因供给短缺、天气原因等推高,CPI上涨压力更大,肯定会对货币政策宽松带来一定影响。”

温彬进一步表示,当前基准利率不会下调,一是受制于中美利差因素,二是防资产泡沫;三是国内经济企稳回升,CPI有上涨压力。

“CPI温和上涨,不足以激发或刺激央行通过紧缩货币来抑制通胀。如果要抑制通胀,CPI可能要到3%~4%,甚至更高水平。”伍戈称。

CPI仅为货币政策考量目标之一。除此之外,经济增长、充分就业和国际收支平衡也是央行货币政策的重要考量因素。当前来看,汇率因素、防范资产泡沫将是货币政策考虑的重点。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认为,去杠杆将是2017年主旋律,流动性会适度收紧。因为美元处于加息周期,资本外流压力较大;同时目前PMI、PPI等指标有所回暖,保增长压力相对较小。

林采宜称,央行今年不太会用信号意义很强的手段,如利率、存款准备金率,而会用比较灵活手段,如MLF,逆回购等,结构性、周期性都会更灵活。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当前市场处于一波小反弹景气峰值,通缩并没有彻底离开,因为终端需求仍然乏力。基于这一判断,鲁政委认为,2017年货币政策要在防泡沫和稳增长间寻求平衡,上半年经济景气,物价压力较大时,政策会维持现有水平,若下半年经济增长出现放缓,可能到2017年二季度前后政策会边际向松调整。

f点诊股

上证指数 最新: 3243.69 涨跌幅: -0.21%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