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姜伯静:我为什么不想原谅贾跃亭

2017-11-08 10:07:03 来源:中国证券网
中国证券网 更多文章>>

(原标题:我为什么不想原谅贾跃亭)

“代马依北风,飞鸟翔古巢。”冬天临近,那些在外的人怕是要思念故土了!

本来,11月7日媒体的关注焦点应该是周鸿祎和他的360借壳。但很意外,身在大洋彼岸的贾跃亭,突然发声,几乎抢走了多一半的关注目光。难道,贾跃亭也想家了?

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贾跃亭会在这个时候说话、说了这么多话;并且,他还回答了我们关注的所有重要问题。

不走寻常路,风光时这样,落魄时也是这样,一直以来,贾跃亭始终如此!

这一次,贾跃亭提到了什么时候回国,提到了家庭,提到了乐视网IPO,提到了减持资金的去向,提到了生前信托,提到了国内债务,提到了乐视模式,提到了FF汽车,提到了自己的理想。

可以这样说,关于外界对贾跃亭的质疑,这一次贾跃亭来了一个全面的回答。

吃着方便面,就着辣白菜,谈着家人、事业、现在、未来,一向以“窒息”闻名的贾跃亭,让您有何感触?这一回,你被贾跃亭感动的窒息了吗?

以前,真的被贾跃亭感动到窒息过;而这一次,我是没有太多的感动,更谈不上什么窒息。因为,这一次的贾跃亭式“演讲”,算不上很成功。

首先,“怕回不了美国”并非贾跃亭不能回国的理由。

套用以前很流行的一句话,现在,人民想念贾跃亭啊!

人们如此想念他,期待他早日回国,但他就是迟迟不归。原因是什么?他说,怕“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

这,也许是他的真实想法。但这绝对不是一个能够说服人、感动人、让人理解的想法。

根据中国法律,在所有的诉讼完结之前,贾跃亭回国之后的确难以出境。但是,如果敢作敢当,会不能出境吗?退一万步说,即便贾跃亭因此受到法律的制裁,就他没有以后了吗?那些曾经一时挫败甚至入狱而后又东山再起的人,我们是可以以一列数的。比如曾经拉了贾跃亭一把的人、乐视网的拯救者孙宏斌,就是最好的例子。

依我看,非不能为也,实在是不想为也!

记得马云在2016年中国绿公司年会上说过,“我们现在每一天如履薄冰,每一天都像过一年一样难过。”贾跃亭,你这不是如履薄冰,你是在逃避!

单单是这个暂时不能回国的理由,就为贾跃亭的此次“演讲”减分不少。

第二,贾跃亭减持所得资金真的如他所言都投入到“事业”当中去了吗?

该还的钱,不还;该借的钱,不借。这,是贾跃亭很难被原谅的两个原因。而他最受诟病的一点就是,减持所得那么多,却依然不还、不借!

对于这个问题,贾跃亭的解释是:都投入到了事业当中。

这个说法,理应是让人感慨的。但是,这个理由口说无凭。贾跃亭家里是不是连100万都没有,这个无法验证;但是乐视网某些投资业务的资金是谁出的,这个却有据可查!

我们举个例子:酷派。

关于酷派,乐视网2016年财报显示,“本公司之子公司北京乐视流媒体广告有限公司下设的深圳市乐视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鑫根合伙)2016年对酷派集团有限公司投资888,352,656.34元购买持有酷派集团有限公司551,367,386股(股权比例10.99%)的股票收益权。”

很明显,这里面,出资的是鑫根合伙。那么,贾跃亭在这中间起到什么作用呢?

紧接上一句,乐视网2016年财报有如下说法:“本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具有远期回购业务及差额补足义务,本次交易收益为持有股票三年期间按照15%的单利计算的利息之和,并于三年后全部收回投资款。所有的股票 投资在三年后全部由本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以转让价款(包括投资本金及利息)予以回购,如果三年内标的股票或股票收益权被整体收购、处置或出售但所获取的收益低于转让价款的,本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共同负有义务无条件向鑫根合伙补足差额使其所获收益不低于转让价款。”

这段财报的根本性内容是“回购业务及差额补足义务”。那么,什么是“回购业务及差额补足义务”呢?

为了更专业的理解乐视财报的这段内容以及“回购业务及差额补足义务”的意义,我引用某律师事务所网站上一篇文章《差额补足回购义务司法实证分析——从上市公司公告谈起》中的一段话予以解释。这段话是:“上市公司通过设立并购资金的方式进行融资以并购或者成立新的公司是上市公司做大做强的一种常用方式。在该等融资模式中,上市公司或其全资或者控股子公司(作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与资金提供方(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以及上市公司控制的企业(作为普通合伙人)设立有限合伙企业作为并购基金,合伙协议中通常会约定优先级合伙人享有投资本金返还以及收取固定的预期投资收益的权利,若合伙企业的收入不足以覆盖优先级合伙人的投资本金和预期收益,则上市公司承担差额补足以及份额回购的义务。”

这样我们就能明白,什么是“回购业务及差额补足义务”了。而乐视财报上述这一大段话,实际上指出了乐视网、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在这次交易中是“差额补足回购义务”的承担者。而这种“差额补足回购义务”的发生,是有前提的:一个是时间,三年之后;一个是收益,所获取的收益低于转让价款。

从以上乐视财报内容中,我无法看明白贾跃亭出了多少钱。或者应该确切的说,他该出的钱还没有拿出来,因为时间与时机未到。

而贾跃亭所说的TCL,与此基本相同。

按我的理解方式,我无法理解贾跃亭把减持资金投入到事业的说法,至少在这里无法理解。您能理解吗?

第三,FF汽车,真的是贾跃亭的唯一未来吗?更像是一个不回国的理由。

某种程度上讲,FF汽车是如今乐视危机的根源,也是贾跃亭事业的希望,也可以说是贾跃亭迟迟不归的理由。甚至,说它是遮羞草也不为过。

如今的贾跃亭,身在异国他乡,是一个步履维艰的创业者。而这FF汽车,实在是前途未卜!

但是,FF汽车,真的是贾跃亭的唯一未来吗?

我回忆起贾跃亭在2016年的一段对话。

还是在2016年绿公司年会上,贾跃亭演讲结束后,马云问贾跃亭提:“你在互联网深圳大会上,有一个观点是BAT垄断了整个互联网资源,使得大家没法混了,假设你是BAT你该怎么做?”

当时看视频,感觉贾跃亭在马云面前还有些放不开,他回答马云:“每个时代都有垄断整个社会资源的企业,但是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时代是在不断变化的,每个时代变迁的同时都会诞全新更加伟大的企业,如何能够突破上一代时代企业的封锁,或者是大山?其实只需要一件事情,判断下一个时代到底是什么?而不是在他们的延长线上,去做创新,更不是依赖BAT强大的资源。”

之所以会想起这段话,并非是因为BAT,而是因为那句对“下一个时代的判断”。

“下一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我可以这样说,之前,贾跃亭成功的判断出了下一个时代是什么、需要什么,但他没有很好的做这件事,至少目前没有成功。

而看目前的形势,贾跃亭已经不是下一个时代的引领者了,已经没有了优势。

根据媒体报道,11月7日,2017年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汽车安全研究所所长朱西产透露,2018年6月份国家有可能发布首张自动驾驶上路测试牌照。

这,又是一个新的“下一个时代”。不知贾跃亭对此做何感想,不知道贾跃亭是否还记得他当初与马云的对话。

而FF汽车这项事业本身的前途,微妙之极,由于乐视网的现状和贾跃亭的信誉,还会有孙宏斌这样的白衣骑士挺身而出吗?我感觉很难。

所以,执着于FF汽车这项事业,更像是贾跃亭回避国内困难的遮羞草。有了这个,他才可以有不回国的理由。

我尊重贾跃亭在汽车事业上的执着之心,但我认为这种执着更像之前我所说的逃避。

正是因为以上三点,贾跃亭的这次发声才没有感动我。

看舆论,反应对贾跃亭很不利。我想,这应该出乎他的意料。贾跃亭的这次发声,看来意义不大。

又想起开头的那句话,班超曾经说过:“狐死首丘,代马依风!”贾跃亭,您还是回来吧!说得再多,都不如一张机票!

这一次,你被贾跃亭感动的窒息了吗?反正我没有。

证券之星网app

上证指数 最新: 3430.46 涨跌幅: 0.59%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