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康珂:促进制造业与服务业双峰并举

2018-06-26 09:44:59 来源:中国证券网
中国证券网 更多文章>>

(原标题:康珂:促进制造业与服务业双峰并举)

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上升的根本原因是工业科技进步促进劳动生产率提高和价格相对变动。一国服务业占比高并非其成为经济强国的充分条件。离开工业,服务业发展将成为无源之水,国民经济也将变得十分脆弱。在发展服务业的同时,不可忽视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

服务业增长势头较好是新常态下我国经济一大亮点。2012年我国服务业规模超过第二产业,之后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持续上升,2017年达51.6%。今年首季,服务业增加值112428亿元,同比增长7.5%,增速高于第一第二产业,占GDP比重56.6%。这被认为是我国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表现。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内在规律作用的结果,根本原因是工业科技进步促进劳动生产率提高和价格相对变动。只是,服务业占比高并非成为经济强国的充分条件。离开工业,服务业将成为无源之水。因而,在发展服务业的同时,不可忽视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

被马克思称为“政治经济学之父”的威廉·配第,在考察了17世纪英国、荷兰等国的产业发展后,在《政治算术》中提出:“工业的收益比农业多得多,而商业的收益又比工业多得多。”他据此预言随着经济发展,劳动力将从农业依次向工业、服务业转移。到了1940年,英籍经济和统计学家科林·克拉克以40多个国家的历史数据为样本验证了配第的预言。这个产业演进规律遂被后人归纳为配第-克拉克定理,即随着经济发展,第二产业增加值和劳动力占比上升,经济进一步发展,第三产业增加值和劳动力占比上升。

客观地看,近年来我国服务业的发展支持了配第-克拉克定理。但该定理受分工范围约束,如果在经济体内细分到地区,就不一定适用。特别对地域辽阔的大国来说,各地比较优势不同,主要产业不同,不能一刀切地以服务业占比来衡量产业结构优劣。当前不少地方政府都提出大力发展服务业,一窝蜂式的发展势必出现产业结构雷同和产能过剩。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上升是市场内生而非人为干预的结果。服务业发展应因地制宜,充分激发民众的创业智慧,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离不开工业的支撑。首先,工业科技进步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在创造了更多物质财富的同时节约了劳动时间,为服务业发展创造了条件。

迄今为止的几次工业革 命极大提高了生产力水平,科技进步使人类社会的物质财富空前增加,人们的收入水平不断增长。当物质财富欲望得到满足时,人们就越来越重视追求精神文化等服务性消费。而且,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节约了劳动时间,增加了自由时间。人们有更多闲暇去享受服务、追求自我实现。由此,社会消费结构得以改变,服务性消费占比增加。物质财富的日趋充裕甚至过剩,使工业投资边际回报率降低;科技进步促进生产自动化发展和普及,制造业对劳动力的需求降低。社会投资结构的这些变化,也使更多资本和劳动力进入服务业。由此,需求和供给两方面都促进了服务业发展。

其次,工业科技进步导致物质消费品的相对价格不断降低,而人工成本持续上升推高了服务业的市场价值,致使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上升。

GDP是个用货币衡量市场价值的概念,价格变化影响了各项产品的市场价值计算和GDP结构。我们对经济发展过程中产品服务价格的相对变化感受强烈。20年前,一部形如砖头的手机“大哥大”价格1万元,如今一部功能强大的智能手机千元就能买到;20年前到理发店理发要花5元,如今需花50元甚至更多。

可用一个简单模型来说明。假定一国只生产三种产品:粮食、机器、服务,分别代表第一、二、三产业。第一年粮食产量100吨,每吨价格1000元;机器产量1000台,每台1000元;服务产量1000项,每项1000元。那么该国三大产业增加值依次为10万元、100万元、100万元,GDP为210万元,第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分别为4.76%、47.62%、47.62%。第N年该国粮食产量增至200吨,每吨涨至1200元;机器产量增至2000台,每台降为800元;服务产量增至2000项,每项涨至1200元。那么该国三大产业增加值依次为24万元、160万元、240万元,GDP为424万元,一、二、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5.66%、37.74%、56.60%。第N年和第1年相比,若以不变价格计,三大产业占比不变。而以现价计,第二产业占比降至37.74%,第三产业占比升至56.60%。价格因素在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上升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

可见,正是工业特别是制造业进步促进了服务业兴旺与GDP占比上升。没有制造业的财富积累和技术支撑,国民经济会将变得十分脆弱。希腊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接近80%,但该国过度依赖旅游业,制造业严重萎缩,财政和居民收入都不高。为维持国民高福利,政府不得不向其他国家借债,导致债务危机。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此时,尤须正确认识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上升的市场现象,不可拔苗助长,以政府替代市场发展服务业;更不可本末倒置,片面把服务业占比提升作为产业结构优化的标准,忽视工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推动中国制造由大向强转变,须抓住第四次工业革 命的历史机遇,促进制造业和服务业相得益彰,提高发展质量,不断增强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829.27 涨跌幅: 2.05%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