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仁智股份陷票据诈骗“罗生门” 神秘中介牵出多位浙商

2019-03-15 08:28:50 作者:王基名 来源: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网 更多文章>>
最近,仁智股份董事长“违规出票”事件引起关注,并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受上述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影响,仁智股份公告称4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不过公司称涉及金额较小(73.72万元),且不属于公司主要银行账户。

(原标题:仁智股份陷票据诈骗“罗生门” 神秘中介牵出多位浙商)

最近,仁智股份董事长“违规出票”事件引起关注,并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公司部分银行账号被查、业绩亏损幅度扩大十倍、董事怒投弃权票……

目前,仁智股份称是董事长及助理的违规行为,而且是被“合谋骗取”。但事件的核心中经公司人员却称“这是没有依据的指控”,并表示“牵涉东西比较多”。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抽丝剥茧发现,仁智股份票据事件神秘中间人金佩芹其实是中经公司“领导”,而且整个事件背后隐现多位浙商以及多个上市公司身影。如今,仁智股份的诉讼已经被无锡中院因管辖权问题移交广州中院,而事件背后多方关系依然是迷局,但中经公司称各方“正在协调中”。

董事怒投弃权票

最近的仁智股份颇为热闹。在2月26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上,董事毕浙东对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及损失的议案怒投弃权票。而且该弃权票还“因工作人员疏忽”,一开始被统计出错,仁智股份也随即发了更正公告。

毕浙东的弃权理由称为,“重大坏账,应进行法定催收并出具稽核报告,因没有见到应收款催收说明及稽核报告,所以对此事项持保留意见”。

这样的小疏忽在上市公司诸多公告中并不鲜见,但是对于刚刚连续表态“加强内部审核”的仁智股份似乎有些不应该。而且毕浙东弃权所针对的事件也正是公司备受关注的“违规出票”导致的财务问题。

2018年前三季度,仁智股份营业收入8.63亿元,净利润亏损1407万元,三季报中预测2018年全年亏损5000万元至8000万元。但在1月底公司发布业绩修正公告,亏损幅度一下子扩大十倍,公司预计2018年亏损金额在5.1亿元至6.64亿元之间。随后2月底的业绩快报中,公司称2018年净利润亏损约6.33亿元。

在亏损原因中,仁智股份将董事长“违规出票”事件放在首位,称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事项客观事实上导致公司承担潜在的支付义务,基于谨慎性计提可能导致的损失约1.47亿元。

对于上述约1.47亿票据的潜在损失,仁智股份认为,“此批商票为公司董事长陈昊旻、董事长助理陈伯慈及相关人员为公司融资的目的,未经授权、未履行内部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开具的”,而且遭遇了团伙诈骗。

仁智股份称,广东中经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中经公司)、江苏盈时互联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盈时公司)、杭州为星新能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星新能源)以及自然人金佩芹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欺诈手段合谋骗取仁智股份票据,并恶意连环行为,严重侵犯了公司的财产权益,构成侵权。仁智股份也已经委托律师于2018年10月18日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无锡中院)递交了诉讼。

记者就此事致电仁智股份,其工作人员表示:“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盈时公司旗下的金票理财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仁智案件已经由无锡中院移交到广州中院,广州中院已经受理,等待开庭。”

董事长被骗?

仁智股份董事长被骗“违规出票”事件还要追溯到2018年10月20日,公司公告称,经财务部门统计核实,发现有以公司名义对外开具的1.47亿元商业承兑汇票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

具体经过公司是这样表述的,中经公司通过金佩芹向仁智股份董事长助理陈伯慈称,中经公司有合法的商业汇票融资渠道,可以帮助仁智股份通过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进行合法融资。陈伯慈与对方多次沟通,并确定商业汇票融资方案后,遂向公司董事长建议开具商业汇票进行融资活动。

董事长陈昊旻基于对陈伯慈的信任,将商业汇票融资事项交由陈伯慈负责操作,并于2018年1月30日、2018年4月19日,经陈昊旻同意,由陈伯慈及相关人员未经公司授权、未履行内部审批程序以公司名义向中经公司开具了上述商业承兑汇票。

不过仁智股份却未成功融资,中经公司以上述票据中的5000万元票据作为质押担保,获得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定向融资工具备案后,通过盈时公司经营的“金票理财”平台,将上述票据质押给盈时公司,向不特定公众融资4639.5万元。获得融资款后,中经公司又以借款的方式将其中3800万元直接支付给了盈时公司的100%控股股东为星新能源,剩余款项839.5万元则据为己有。而仁智股份却未曾收到任何融资款项。

起初,仁智股份还称上述几个主体以相同手段骗取了公司9677.08万元的票据,并且至今未归还,公司保留增加诉讼请求权利。

但随着事件的进展,仁智股份又指出,中经公司将9677.08万元的6张票据背书转让给了另一主体德清麦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麦鼎投资),但麦鼎投资并未支付任何对价。后来这6张票据持票人变更为杭州九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九当资产),并且九当资产在票据到期日(2019年1月30日)提示仁智股份付款。

仁智股份对麦鼎投资进行了追诉,并表示麦鼎投资明知中经公司非法取得票据,仍以无对价方式接受背书,严重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益,构成侵权。所以公司对麦鼎投资进行了追诉,无锡中院也审查裁定仁智股份暂停支付9677.08万元汇票项下票款,公司对上述9677.08万元汇票作了财产保全。

“没有依据的控告”

从一连串的事件来看,仁智股份董事长陈昊旻及其助理陈伯慈仿佛是“好心办了坏事”,而且被神秘人金佩芹以及以中经公司为核心的一批公司合起来“耍”。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事件核心中经公司得知,金佩芹即为中经公司领导,“这几天在出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票据诈骗)这个是没有依据的控告,所有票据和他们都有签合法合同的。”对于票据后边的操作(质押、转让、融资等),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并称“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合作方式我们是不知道,不太清楚中间的过程”,但也表示“里边牵涉的东西比较多,多方在中间处理的时候,存在一些矛盾和争议,目前正在努力解决中”。

作为事件关键核心的中经公司是广州一家供应链公司,成立时间是2015年11月,注册资金1000万,公司100%实控人为万毅,旗下还有南粤房地产、南粤企业管理等公司。万毅也是中经公司创始人,2016年11月~2017年10月期间,A股公司兴业矿业曾短暂成为中经公司大股东。

另外,记者以业务人员身份询问中经公司票据业务相关情况,其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现在已经不做票据业务。”

中经公司将票据质押融资的盈时公司,其主要平台是一个叫金票理财的互 金平台,主要就是以票据资产为切入点。根据金票理财网站介绍,为星新能源是在2018年4月份从国资江苏汇鸿国际集团控股的江苏金票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接手的盈时公司。

接手后不久,金票理财便被爆出逾期,其中就包括仁智股份相关票据,逾期公告表示,以中经公司作为融资方,仁智股份作为商票承兑方,合计融资金额为4639.5万元确定产生逾期,金票理财还称已经成立了追债小组。

另外,除了仁智股份相关票据逾期外,公开信息可知,从2018年7月份开始,在金票理财平台,还有涉及上市公司银河生物、ST冠福、*ST天业、*ST尤夫等的票据融资项目发生逾期。金票理财官网显示,金票理财交易金额约58亿元,已还款金额约56亿元,但平台累计逾期数据并未披露。在其产品页,除了1天期限的新手体验标外,其它项目均显示售罄,最新的产品标的已经是2018年4月份的。

为星新能源现在三位大股东中,胡志坚为出资50%的大股东,且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不过他更像是一位职业经理人,对其介绍是:有二十余年的国有银行从业经历及管理经验,拥有丰富的市场营销和风险控制经验,对供应链金融融资模式有独到深入的理解及实操经验;俞凌出资比例40%,金票理财一份股东变更历史公告显示,俞凌同时也为A股公司安控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不过奇怪的是天眼查中安控科技董事长俞凌旗下相关公司中并无为星新能源。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询问相关票据情况,金票理财工作人员称:“这个(仁智股份票据事件)你要问中经公司。”并表示其它信息不清楚,现在正在走法律程序。

隐现浙商“少帅”

事件另外6张票据、涉及金额9977万元的主线,是经中经公司到麦鼎投资及九当资产。而在这两家公司背后隐现的是浙商“少帅”富二代。

天眼查显示,麦鼎投资有两大股东——浙江野鼎实业有限公司(也即现在的野鼎控股)和浙江麦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江麦谷),分别出资80%和20%。浙江野鼎的控股股东为俞蘠,持股51%;另外根据股权变动,俞蘠和浙江麦谷也渊源颇深,俞蘠和其控制企业曾在2015年4月至2015年11月、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两段时间,控股浙江麦谷。

俞蘠何许人也?根据公开资料,俞蘠是标准的浙商富二代,生于1985年,其父是野风集团创始人俞国生,俞蘠现任野风集团董事长,根据浙商网消息,其还曾任浙江少帅会轮值会长。

公开资料显示,野风集团1980年始创于浙江省东阳市,目前业务涵盖房地产开发、医药化工、现代农业、金融投资等,拥有15家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和10家紧密型企业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集团资产规模超100亿元,在浙江省东阳市歌山镇拥有占地近1000亩的工业和制造业基地。

另外,麦谷资产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朱育兵通过麦鼎投资大股东野鼎控股间接持有麦鼎投资股份并担任监事,且在九当资产公司中担任监事。在2016年9月至2017年10月,野风集团金融顾问、野鼎控股执行董事、间接持股9.6%的大股东周发根曾为九当资产的法定代表人。麦谷资产的官方介绍称其是野风集团旗下专注于资产并购、重组业务,不良资产处置及各类非标类资产业务的私募投资机构。

也就是说麦鼎投资其实是完全受俞蘠控制的公司,在仁智股份票据事件中,近1亿元的票据另一主要当事方背后隐现的主角即是浙商“少帅”富二代俞蘠。

不过奇怪的是,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致电野鼎控股公开电话询问相关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完全不清楚这个事情”,交谈中可以得知该工作人员对俞蘠和周发根还是熟知的,但在提到麦鼎投资这家控股子公司时,工作人员则明显极为生疏甚至莫名其妙,几乎是一连串的“不知道”,“状告麦鼎投资和野鼎有什么关系”、“ 我就不知道有这家公司”,“这是老板在外边自己的事情,我们肯定不知道”。

另外,麦谷资产工商登记电话或是客服电话现在均为“暂时无法接通”。

在接手野风集团之前,俞蘠2007年留学回国后曾有过一段创业经历,其中较知名的是游戏动漫公司——缔顺科技,并曾将其打造成全国排名前五的游戏企业,在2013年被上市公司美盛文化看中,以高达8000万的市值收入囊中。天眼查显示,俞蘠拥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有67家。

另外,历史资料还显示,九当资产和中经公司早有渊源,在2017年12月、2018年1月和4月,九当资产因合同纠纷曾三次状告中经公司。

迷局待解

仁智股份前身为仁智油服,为西南地区油服行业的龙头企业,2015年12月,原实控人钱忠良等仁智股份原股东以10.53亿元,将所持6030.81万股股份协议转让给西藏瀚澧电子,2016年4月完成股权交割,交易总价10.53亿元,公司实控人变为温州女商人金环,同时也是本次事件主角陈昊旻的妻子,金环曾任温州市五丰酒业有限公司法人、浙江豪业商贸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等职。

2016年11月,仁智股份曾发布资产购买预案,宣布以10亿元现金收购硕颖数码,发展消费电子行业。不过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也曾被质疑关联交易,并在2017年2月宣布终止。但在硕颖数码的背后隐现同为温州商人的陈志成,他曾是上市公司ST盈方的实控人,公开信息显示,陈志成1973年出生,具有多年电子行业从业经验。 2013年4月的一则消息显示,陈志成曾以深圳市温州商会名誉会长的身份出现。

陈伯慈和陈昊旻曾均为西藏瀚澧投资的股东,另外在此前相关媒体报道中,陈伯慈曾以硕颖数码副总裁的身份出现。因为双方的诸多联系,仁智股份与硕颖数码之间被质疑存在某种关联,并被质疑关联交易。

此次事件中,陈昊旻、陈伯慈、陈志成等的关系也无法说清,并被外界传言为亲属关系。而盈方微的核心人物陈志成则因涉嫌票据诈骗罪在2018年初被逮捕。

在本次仁智股份的“票据诈骗”事件背后,也同样有多处温商、浙商身影。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询问各方关系,多数表示“不清楚”,但中经公司工作人员却也透露出“牵涉东西比较多”、“多方存在矛盾和争议”等信息。事件中多位浙商之间的复杂关系,仍如迷雾待解。

受上述违规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影响,仁智股份公告称4个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不过公司称涉及金额较小(73.72万元),且不属于公司主要银行账户。

目前,陈昊旻因涉及本次违规出票问题而被内部问责,公司称“未来可能产生影响董事会正常履行职能的情形”。仁智股份称,公司多次与中经公司、麦鼎投资沟通要求退回上述商票,并就上述商票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和向公安机关提起刑事控告,目前法院已裁决仁智股份暂时中止支付票据款,并做了相应金额的财产保全。

根据无锡中院的一审裁定书,该案件则因管辖权问题移交广州中院。无锡中院表示,案件系出票人仁智股份的票据返还请求,而非当事人依据票据上的权利而主张付款请求权或追索权,属于非票据权利纠纷。根据相关规定应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已将案件移交广州中院。

上证指数 最新: 0.00 涨跌幅: 0.00%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