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金融精准纾困加码!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专家解读四大政策信号…

2020-03-12 10:25:09 来源:国际金融报
国际金融报 更多文章>>
3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同时,今年罕见专题部署稳外资稳外贸,后续会有更多相关政策跟进出台。

金融精准纾困再加码!

3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同时,今年罕见专题部署稳外资稳外贸,后续会有更多相关政策跟进出台。

分析人士认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不仅能提供更多的普惠贷款资金来源,还能降低银行的融资成本,增强了政策的执行力和落地效果。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有助于中小型银行更好防范风险,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当前环境下,降准或定向降准效果可能好于调降存款基准利率。

定向降准急迫且必要

国常会指出,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这一举措释放降准信号。

为抗击疫情并有序推动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央行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春节假期后,通过公开市场逆回购、MLF操作累计释放流动性3万亿元,设立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专用额度,并下调逆回购、MLF利率引导LPR下行,降低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目前复工复产各环节尚未完全协同,产业链、供应链还存在阻滞环节,实体经济需求偏弱,尤其是众多小微企业仍然面临生存、生产困难,需要更大力度、更加精准的金融纾困。在这种情况下,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是十分急迫和必要的。”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疫情冲击下,我国经济尤其是一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需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但同时需要加强政策的精准性,由于当前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民营、中小微企业等,所以选择加大普惠金融力度。”

伍超明认为,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不仅能提供更多的普惠贷款资金来源,还能降低银行的融资成本,增强了政策的执行力和落地效果。

在温彬看来,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具有较大操作空间,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的体现。

具体来说,从国外来看,多国央行同步降息或跟进美联储降息,带动新一轮货币政策宽松周期,为我国降准、降息等货币政策打开空间。从国内来看,2月我国CPI同比增长5.2%,涨幅较1月回落0.2个百分点,下行趋势基本确定,通胀对货币政策的牵制逐渐减弱。此外,目前我国大型存款类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为12.5%,中小型为10.5%,仍有进一步降低空间。

股份制银行是普惠扩容首选

在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的同时,此次国常会还提出,要加大对股份制银行降准力度。

究其原因,伍超明认为有三重含义:第一重含义是经济增长需要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因为去年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2020年5家国有大型银行银行普惠小微贷款增速不低于20%,但今年疫情的意外冲击,需要帮扶的中小微企业数量明显增加、涉及的行业范围大幅拓宽,此时需要更多的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

第二重含义是股份制银行相对中小银行而言,资本充足率更高,信贷供给能力更强,加大降准力度,能向实体经济释放更多的信贷资源;

第三重含义是与此前政策力度相比,货币政策的信贷政策力度加强了,也从侧面反映出实体经济面临较多的困难。

股份制银行,其自身独特的地位和作用,亦不可忽视。

温彬表示,大型银行在普惠金融服务中发挥了头雁作用,但同时也要看到,股份制银行差异化服务特色比较鲜明,不少银行长期深耕细作民营、小微客户,在服务特色产业、地区企业、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领域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说在大型银行之外,股份制银行是普惠金融服务的主力军,额外降准有助于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贷款支持。

另外,贷款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疫情期间逾期罚息减免等一系列纾困措施实施后,难免对银行盈利水平和资产质量产生影响,而相比于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更需要额外降准等政策支持,从而实现更好地防控风险,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降准或好于调降存款基准利率

过去存贷款利率定价普遍参照存贷款基准利率。近期,是否应该适当调低尚未并轨的存款基准利率以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刺激其在逆周期调节中充分发挥融资中介功能成为热门话题。

温彬预计,3月20日LPR将进一步下降,从而带动企业融资成本下行。银行当前仍然面临较大的负债成本压力,适时适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将是下阶段货币政策的一个选择。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当前调降存款基准利率能在一定程度降低银行计息负债成本率,但实际效果不宜期待过高,降准或定向降准效果可能好于调降存款基准利率。”

在他看来,调降基准利率的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存款基准利率调降后“存款搬家”的程度。如果“存款搬家”现象明显,调降存款基准利率的效果将被大幅削弱。

“存款利率市场化应提上议程,做到时机成熟有备无患。其实在存款利率市场化完成之前,越少使用这一工具越好。”唐建伟称。

此外,东吴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马祥云表示,3月信贷规模将实现高增长,预计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6.77万亿元,同比多增9599亿元。其中,货币政策宽松将进一步加码,3月对公贷款延续高投放、高增长,且结构方面中长期贷款占比将较2月明显提高。

增强外贸政策帮扶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国常会罕见专题部署稳外资稳外贸。

会议指出“必须坚持扩大对外开放,多措并举稳外贸稳外资”,提出及时足额退税、增加外贸信贷投放、贷款延期、前景好的中小微外贸企业可协商再延期、筹办春季广交会、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内外资企业同等享受减税减费等助企纾困政策措施。

对此,伍超明对记者分析称,此举信号意义明显:

一是疫情在美国、日本、欧元区等海外经济体扩散,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外需下降难以避免,我国出口压力增加;

二是增强对国内外贸企业的政策帮扶力度,避免企业破产,同时稳定国内就业;

三是加大引进外资和对外开放力度,助力国内经济发展的同时,在当前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海外疫情扩散的时点,显示出与外资企业共克时艰,坚持对外开放的决心。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